美梦文库

正文 46 第四十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再次于梦境中踏入属于英灵的人生,士郎发现,眼前的世界,与先前所见有所不同了。

    广阔荒漠被血与火铺上悲壮的色调,目光可及之处,尽是大片大片血色的天空与惨白的流沙,以及,不曾染上尘埃,却沾满血肉的刀剑。

    天地之间尚有些许光辉,但世界仿佛定格在了曙光降临的前夕。黎明不会到来,正如,对于立于山丘的红色身影,抹杀绝望的拯救永远不会降临。

    那个昂立之人被无数利刃刺穿,挺直的身躯强大无比,也……孤寂无比。

    士郎静静注视对方的背影。虽然知道这并非英灵生前最后一刻的真实模样,心中却仍旧因假象而变得苦涩难言。

    ……不该是这样的。

    被所拯救之人遗弃,困于阴霾之下,纠结在命运的齿轮之中,永远,无法脱身。Archer他,不该拥有这样的末路。

    虽然二人本为一体,但如果Archer的人生是如此光景,那么,自己无论如何都会去拯救对方吧。

    无法在梦境中喊出声来,士郎只能在心中拼命呐喊。

    ——我会将你从绝望中拉出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仿佛是听到少年强烈的心声,远处的红色身影转过身来。

    在瞥见少年的一刻,英灵眼中微光涌动,最终,微笑起来。

    穿身利刃似乎未曾带来疼痛,深陷此处似乎不曾造成烦恼,英灵的笑容,似明亮的星斗一般耀眼。

    对了……这个笑容,正是自己想留下的啊……

    士郎猛地睁开双眼。

    属于竹屋的熟悉气味令士郎安心,在确认只有自己一人的气息之后,他又黯淡了眸光。

    因为自己并没有及时为对方补充魔力的缘故,所以,没能留住Archer吧。

    如果自己能更强一些的话,如果在挽留Archer的时候不曾晕倒的话……

    士郎惆怅地叹息,慢慢起身。被仔细包扎好的伤口令他有点在意,但很快,士郎便将此归于远坂或藤姐的功劳。

    将近一天一夜未曾进食的身体先前经历了漫长的恶战,此刻因饥饿而发起抗议:“果然,先去吃点东西再说吧。”士郎自语着拉开门,走向厨房。

    踏入厨房的一刻,士郎整个人石化般定格在厨房门口。

    梳着双马尾的美丽少女跪坐在桌边,优雅地切割着煎蛋。而站在灶台前将粥盛入碗内,浑身低气压的家伙,正是他以为早已离去的Archer。

    士郎看着那个忙碌的身影,一点点将眼睁到极致,试图确认这并非幻觉。

    “在那里愣着做什么呢?给我坐下吃饭。还是说,你脑子已经坏掉了,感到饥饿也没有进食的渴望?”英灵的语气一如既往地不讨喜,“考虑到只剩半条命的你肠胃多半也变得脆弱,你就给我喝粥好了。”

    失而复得的狂喜被对方讥讽的语气削弱大半,士郎想要还嘴,最终却只是安静地来到桌边坐下。

    落座的瞬间,盛了热粥的碗被递到士郎面前。白粥内加了打散的蛋花与切碎的青菜,调味对他来说也恰到好处。尝过之后,士郎下意识地给出了评价:“原来Archer这么体贴啊,竟然完全按照我的口味。”

    撞上少年的视线,英灵微微勾起唇角,说出的话却更加让人火大:“能得到你的赞许还真是少有,Master。怎么,赞扬我的料理却不继续吃下去,难道是希望我亲自喂你?”

    在视为女神的少女面前被连连讥讽,士郎拥有柔软色调的眼终于闪耀起针锋相对的光芒:“请容我拒绝,”他不服输地瞪视英灵,“你这家伙,给我适可而止。”

    旁观的少女忽然扑哧笑出声来,而后恢复优雅,继续进食。

    最后瞪了对面的英灵一眼,士郎在对方调侃的笑意中低下头去,专心喝粥。

    三人相安无事地结束了早餐,士郎终于提出他在意的问题:“话说,远坂怎么会来?还有,昨天晚上,Archer的魔力分明消耗得差不多了,因为我的缘故……”

    尽管在英灵的指点下士郎有所成长,但他终究无法与英雄王对抗。如果不是与自己魔力同源的Archer相助,自己只怕早已殒命。而为远坂击退黑泥、帮助自己击杀英雄王的英灵,本就不多的魔力已被消耗殆尽。

    “但你们的契约并未解除嘛。我正好带有宝石,就顺便给他补充魔力了。”远坂不在意地摆了摆手,“真是的,本想以此留下Saber,没想到圣杯的力量如此巨大,害我消耗了所有令咒……”

    “谢谢你,远坂。”士郎真心实意地道谢,“我不知该怎么感谢你。”

    “不要在意。反正我今天过来,就是要谈报酬的事嘛。”

    “诶?”话题急转,士郎不禁愣神,英灵则露出了了然于心的头疼表情。

    最终,士郎在少女的威逼利诱下答应毕业后与对方一同前往伦敦——以魔术学徒的身份。

    “你就这样卖身给远坂了,Master,”少女走后,英灵一脸嫌弃地教训少年,“真是个软弱可欺的家伙。”

    “别这么说,远坂她也是为我着想啊。而且,”士郎声音低了下去,“她用宝石魔法将你留下了,Archer。我很开心。”

    英灵表情一滞,不爽自脸上散去。他注视少年染上红晕的脸颊,低声问道:“但是,这并没有什么意义吧?你我之间的主从关系,本该永久结束掉。”

    “怎么会没有意义?”士郎顶着满脸红霞,认真回应,“因为有身为我理想的你存在,我才会成长起来。我不会丢弃属于彼此的理想,所以,请成为我的同伴,与我一同走下去吧。我会走得比你更远的,Archer。至于魔力……我们之前,不是补充过吗?我也会寻找完善契约的方法,未来的某天,你能通过契约之力直接分享我的魔力也说不定。”

    “你真是一如既往地爱说大话。”讽刺的话因淡去了攻击性而变得柔和许多,英灵任少年扯住自己的手向屋外走去,以冷冽的表情遮掩了内心的波动。

    尽管“留在少年身边”这一隐晦到自己都不愿承认的愿望已被实现,但心中的烦躁却无从排遣。

    虽然并非少年的错,但这份毫无私欲的坦荡与温柔,真是让人一点都喜欢不起来。

    ——虽然也无法讨厌少年的赤子之心就是了。

    与少年并肩坐在回廊之下,英灵隐约想起记忆深处孩童与男人坐在此处谈起理想的画面。

    “之前,我就是在这里继承了老爹的理想。”士郎喃喃轻语,“Archer也有相同的经历吧?”

    “最初的事,我记不得了。经历了太多的跋涉与杀戮,所以连美好的记忆都模糊了。”英灵低声回忆,又在少年担忧地看过来时改口,“但那时候的谈话,我还是有印象的。毕竟,一切都从那时候开始。”

    “说的也是,那就是你我理想的起点。”士郎扬起头看向英灵看似冷酷却能令自己安心的钢灰色眼瞳,笑得弯了眼角,“能与自己‘理想’的完美形态同行,真是太好了。”

    “别说得好像我很乐意陪伴你一样。”英灵习惯性地给少年泼冷水,“话说回来,如果我因为理想尽头的丑陋而痛苦不堪、自暴自弃,你……”

    “那样的话,我会去抓住你啊。”

    ——我会抓住你啊!

    埋藏于记忆深处的,少年的呐喊,与眼下对方带着笑意的回应发生了共鸣。

    英灵没有出声,波澜不惊的神色却有了波动,眼中光影微微闪烁。

    “我是认真的。”士郎轻咳一声,正色说道,“虽然能击倒Archer你的,一定会是深重的绝望。但只要我遇见你,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你不管。只要仍有一线希望,我都会将你从绝望中拉出来的。”

    ——终于……捉住你了,Archer。

    英灵怔了许久,终于认命一般,露出了然于心的微笑。

    就算时空迁移;

    就算少年已不记得一切;

    就算束缚自己命运的齿轮终被击毁;

    自己与少年,似乎,仍旧存在无法逃脱的强烈羁绊。

    只是,彼此之间无法斩断的联系,自己并不觉得反感。

    英灵低下头去,将吻印在少年因讲话而不住开合的唇上。轻柔的摩挲之后是舌尖的入侵,对于占有少年口腔这件事,他已轻车熟路。抬手掩住少年惊愕大睁的双眼,他加深了这个吻,恣意掠夺少年的魔力与气息。

    在少年感到窒息的时候结束这一吻,英灵以调侃的语气,道出真实的心情:“没办法。虽然你只是个小鬼而已,但既然最初你主动追过来,那么这一次,就让我好好回应你的心情吧。”

    “诶?”士郎先是因英灵那堪称温柔的笑意而吃惊,之后,又不解地皱眉,“我的心情?你是指……”

    英灵没有回答,只是抬眼向前,望入那一片碧蓝如洗的澄澈天空。

    这种事情,当然是不会告诉你的。

    只是,若是不给一点提示,迟钝的小鬼恐怕还对自己胸中燃烧的情感一无所知。

    这样想着,英灵无奈地轻笑起来。

    理想已然完成,信念已被践行,想要守护的灵魂,也在自己咫尺可及之处。

    虽然小鬼多半是在说大话,但是守护对方走向更远之处的话……

    与对方同行,也并不是那么糟糕的事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