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文库

正文 62 终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怎么会在我家?”郝以彤冷着脸首先发问。

    此时的郝以彤已由寇楠牵着手走到了床边,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毫不留情的甩开了交握在一起的双手,寇楠低着头看着空空如也的手,仿佛还有余温尚存,手指轻阖,想要人为的留住多一秒的温情。

    果然,兔子惹急了还咬人呐,何况是个活生生有思想的人。她还是误会了,没赶上第一时间解释清楚,过了这么多天了,不知道她胡思乱想到哪一步了。

    真是头痛,本来她就感冒不舒服,再加上这些个烦心的事情,还需她一一解释,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听。早知道就不应了爷爷的那句话了。

    “阿姨请我进来的。”寇楠陈述出声,却也是道出事实。脑袋里轰隆轰隆,感觉有两个小人拿着兵器在争斗,头痛欲裂。寇楠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试图使自己清醒点。

    ?之前她“不小心”提到寇楠,想要帮她说些什么的时候,妈妈都一副捂着心口,心脏病要犯的样子,就是在示意她不要再往下讲了。结果下一步是直接把人家请进来是么?啧,难道是寇楠的好口才打动了固执的妈妈?这种可能性很低吧。因为妈妈是一旦认准了,轻易就不会改变,很大程度上,妈妈与寇楠的脾性很像,认准了就很难回头。

    “你不舒服么?”郝以彤后知后觉的问着,听到她不时的抽着鼻子方觉不对劲。

    “嗯,感冒了。”

    郝以彤两手指转着圈圈,站在寇楠面前,忸怩的问着寇楠吃药了没?答案是肯定的。

    可依然是难受。

    郝以彤直接行动派把寇楠推进绒被里,把她捂得严严实实,想着或许这样能够舒服一些。说实在的,这几年由于她穿得暖,经常泡脚,御寒有了明显的提高,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那种病来如山倒的无力感了,依稀记得是非常不舒服的,只有进入睡眠时间才会好一些,也才会舒服一点点。

    所以郝以彤轻拍着寇楠,哄她入睡,之前的嫌隙都被她忘记了,只余下担心。

    “一起睡。”糯糯的带着鼻音,极尽诱惑力,郝以彤也不忍拒绝,再加上她自己本身就是舟车劳顿,困顿异常,自然也没跟寇楠客气,直接占了另一边的领域,长舒了一口气。

    寇楠眼见如愿了,调整好睡姿,交颈相眠,突然又怕把感冒传染給她,却又选择背对背方式的睡眠方式。郝以彤初时不解,后想了想还是戳着寇楠挺/硬的背脊,“你干嘛这样背对着我,是对我有意见么?”

    “哪里敢。”寇楠闷闷的说着,现在做错事的是她,她才没有资格去傲娇,好么!

    郝以彤在她身后偷笑,旋即下床翻了抽屉,找出一个未拆封的医用口罩給她用,帮她带上,高高的鼻梁全部被遮住,直至下巴。遮蔽的严严实实,寇楠又重新从背后把她整个人拥在怀中,复又安眠。郝以彤的身上仿佛带着安眠香,睡在她的身边总会有一个好眠。

    --

    想来寇楠早已把郝家的底细摸得清清楚楚,郝妈妈才是那个说话最管用的人,担当着一家之主的位置,是以擒贼先擒王,她只要把郝妈妈的毛理顺了,事情自然就迎刃而解了。

    何况她还是有备而来。

    本来身为女生她就是有一定的优势,更能理解女生的那点细腻的心思;加之两人在一起之后不用为生育孩子而担忧,不用受生产痛苦,少了去鬼门关走一遭的经历;也不会有婆媳之间的矛盾,因为会尽量少的接触,基本上算得上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样子;除却寇淮給的资金支持和股份,全数归还之后,她名下的所有动产不动产,基金股票早已挂上郝以彤的名字,并且得到了公证,只是当事人并不知道,傻乎乎的签了名字,真是个被卖了还会帮别人数钱的主,但是寇楠舍不得,现在郝以彤已经荣升为她的boss,还要指望着boss給指派任务过活。

    初看到那些文件的时候,郝妈妈整个人都是懵的,这么多资产全都挂名了自家女儿的名字,难道她不怕彤彤直接甩开她,另谋出路么!却也证明了寇楠并非在说空话,而是真的把自家女儿当成未来的另一半在对待。到底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明明媒体大肆报道过寇楠放弃了关于寇家财产的继承权,但没想到她的个人资产已经可以甩很多人了,怪不得可以傲视群雄,可未曾想过,那些资产都是靠寇楠过硬的专业知识和独特的眼光,才会积累这么多资本。

    很多事我们喜欢以偏概全,先入为主,其实不然。

    经济独立才能人格独立,是永恒的铁律,否则,寇楠也不会这么洒脱肆意,若非此,或许真的会走了她爸爸的老路,然后被爷爷一辈子看不起,一辈子戳脊梁骨,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郝妈妈到底是被震惊了,倒不是那些数额,其实郝家并非是普通的小康之家,之前透露的零售行业代指房地产,故而郝以彤的家境也算是不错。郝妈妈震惊的是寇楠的决心,一种狠厉的决绝,就算是未来她们不会有结果也不至于悔恨,最怕的是抱恨,后来想想其实这样也是能接受的,就当多了一个女儿,反正自家女儿就算嫁出去也是当人家的儿媳,现在看来当寇楠的媳妇也没什么两样,反正都是受==,郝妈妈可是恶补了那些年轻人的潮流词呐,为的就是不被他们淘汰。

    --

    后来,郝以彤一直追着寇楠问是如何说服妈妈的,可这货愣是傲娇的不说,那些肉麻的话一次性说完太腻了,还是留着慢慢说吧,而且总觉得对着她那张纯洁无暇的脸说情话总会想要破功,想想还是算了。这也是压在郝以彤心头上的一块大石头,因为自家傲娇的母上大人也不肯讲!

    “你别碰我哦,我还没原谅你呐!”郝以彤傲娇的说着,虽说自己心里也有谱,若不是真的喜欢,怕也不会赶过来这边,每天候着等着见佳人一面,但是还是想逞口舌之快,就是不想让她好过啊~

    寇楠才不理她那套,那些个陈谷子烂芝麻的事都不知道解释多少次了,她居然还是乐此不疲。

    “好阿,那我补偿你,准许你攻一次。”寇楠挑了挑眉,整个人大爷似的瘫在床上,郝家的房地产产业现已由寇楠慢慢接手,郝家亲众都开始慢慢接手寇楠的存在,为工作跑了一整天了,今天回来享受享受也不为过==最怕的是某人不敢!

    “你敢不敢再正经点啊!”郝以彤没好气的扭着寇楠的小腹,听听,她居然在这么小清新的自己面前耍流氓!能不能好好过日子了!

    “正经的话就没有幸福生活了!”

    郝以彤还想反驳什么,已然被化身总攻的寇楠牢牢擒住,准备生/吞,啧,想想就很香/艳呐。

    正如孤独是人生的常态,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所以能够遇到一个心水的已然不容易,自然不会轻易放过。那些所谓的歇斯底里的爱我都不要,只欢喜你的细水长流。

    这世间的山山水水,江湖中的各番人马,各种故事,只愿与你一起探寻。

    to:郝以彤

    谢谢你来到我的世界,当初跟你说的话不曾有假,喜欢你,喜欢你的快乐,更喜欢你我之间制造的快乐!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我们早已渊源错结,还好不曾错过。人嘛,既然来了就不着急走,我会与你做尽世间最浪漫的事情,让你有炫耀的资本,你很作很黏人也没关系,毕竟有我宠,有我爱着。

    “我每年給你写封情书好不好。”

    郝以彤很是怀疑,这货应该是理工科出身才对,那写的情书绝对是不堪入目加辣眼睛啊!毕竟世上没有那么完美的人,什么都参一脚,也可以玩的很一流==

    “你在怀疑我?”寇楠眯长了眸子。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郝以彤头摇的像拨浪鼓。

    “不会我会练的~”就是突然写情书很浪漫啊,那些风花雪月的诗词......

    郝以彤定了定眸,惦着脚,在她的耳畔说着最浪漫的话:“我爱你。”

    【完结】 166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