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文库

正文 60 第六十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六十章番外总汇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所以现在不少人都开始无婚姻生活,和既聚,不和既散。柳轻歌和靳慕始终没有婚姻和法律的束缚,却也没有对生活放荡不羁的态度。

    整整十年,陆墨菡的孩子都能跑了,阿筝也找到了一个爱她宠她到不行的男人,柳姝大学毕业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陆父陆母也都白发苍苍,但是柳轻歌和靳慕却始终相爱,从未以任何形式出轨,甚至没有动过手,红过脸。

    早在七年前柳轻歌就将靳慕带回了陆家,长辈虽然对这样非主流的爱情并不能理解,但是在柳轻歌给磨了好几次,经常给他们洗脑之下,他们也只好接受了。

    他们爱柳轻歌,也尊重柳轻歌,既然是柳轻歌自己想要的,靳慕又是一个看着很不错的好孩子,那有什么理由阻止?

    他们接受不了也没什么打紧的,要和靳慕过的是柳轻歌,并不是他们。两个老人虽然老了,却也看得开,儿孙自有儿孙福,没有什么比孩子们过的自在幸福更重要的。

    靳慕倒是没有带柳轻歌回家过,但是这并不是不珍惜柳轻歌的意思,而是,她知道没有必要带回去给柳轻歌找不自在。

    靳家比陆家麻烦太多,何必要让柳轻歌掺和进那趟浑水,日子是自己的,不需要得到不相干的人的承认和喜爱。

    两人的生活作息都在磨合中慢慢调整好了,每天什么时段码字,什么时段做一些运动,看会儿电影和纸质,亦或是手工做点零食,偶尔去逛街,每年安排日子去旅游。

    对于把工作视为终身饭碗的人来说,这样的规划很没有用,很难做到,一听就是‘理想中的生活’,不过柳轻歌和靳慕的工作却轻松的多,完全可以做到这些。

    如今柳轻歌码字写文已经成为了爱好,她每个月随便写点东西就已经可以维持整个家庭的开销了,而靳慕更是披着编辑的皮,实则做生意做的很麻溜,赚的钱可以让柳轻歌随意的败。

    当工作不再是负担,便更加注重起了品质。柳轻歌的基础比阿筝的更弱,无论是预感还是知识储备,有时间之后,柳轻歌改掉了多年的不爱看电影不爱看书的‘老毛病’。

    但走的地方多了,经历的多了,眼界就开阔了,读的多了,记得多了,肚子里有了知识就更加有内涵和底气了。

    会过日子的人能越活越好,这并不是心灵鸡汤。

    但是人生多起伏,当你以为人生就该这么进行下去的时候,意外却会突兀的降临,轻者只是一场挫折,重者它将改写你的整个人生。

    当这场意外降临的时候,柳轻歌差点就没抗住。

    靳慕这段时间似乎越来越喜欢出差,不着家,这让阿筝在听了她抱怨的时候开玩笑说,你家靳慕是不是终于和你有了十年之痒,腻歪你了,所以去外面找美娇娘了?

    阿筝是开玩笑,柳轻歌也没当真,而知道真相之后,却发现事实比出轨更加严重。

    靳慕出事的事情,柳轻歌还是因为接到了陆墨菡指责的电话才知道的。

    柳轻歌一到医院就被陆墨菡面迎给了一耳光,这是这些年来柳轻歌收到的第一份耳光,疼的她有些不知所措。

    陆墨菡眼睛红肿,眼珠子里还弥漫着血丝,全无平时高雅的姿态:“柳轻歌,你就是这样照顾小慕的吗?”

    “她怎么了?”柳轻歌捂着脸,声音有些压抑。

    “她是先天性的心脏病。”陆墨菡道:“医生说,她这次发病差点就没挺过去,如果发现的晚一点,她就直接就没了。”

    “我不知道她……”

    “她和你生活了十年!你和我说你不知道?那你知道什么?”

    陆墨菡不想再理会柳轻歌,蹲到了墙角,抱住了她的孩子,神情冷峻。

    柳轻歌此时还很冷静,冷静的有点可怕。她去找主治医生,在主治医生那儿了解到了更多的问题。

    “病人患的是先天性心脏病,但是在小时候并没有进行治疗,甚至因为某些原因有所恶化,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以前发病的频率应该已经很高,哪怕近年来缓和不少,却因为没有进行正规的治疗,亦或是手术,如今已经到了后期,情况非常不妙。”医生这么对柳轻歌说:“现在她不得不接受手术,否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柳轻歌脑袋空了很久,最后在医生见惯生死,所以波澜不惊的眼神中,声音颤抖的道:“做手术,很危险吗?”

    “现在医学发达,如果医疗费跟得上,手术成功的几率有70%。”

    “我……我知道了。”

    柳轻歌的失魂落魄的度过了漫长的一天,交了住院的费用后,她不吃不喝的在病房门口守了一天,在医生发话可以进病房陪病人的时候,她才提起了一点劲儿。

    靳慕看起来很憔悴,似乎更加瘦弱了。

    这些年来靳慕怎么都喂不胖,她便以为是天生的吃不胖身材,不知道为此羡慕了多少回,现在才恍然明白,吃不胖的身材就是一个谎言。

    靳慕看似坚强,却也藏了一份最大的软弱,她将自己的病情捂得严严实实,陆墨菡都知道这件事情,却始终在柳轻歌那儿瞒着,丝毫风声不露。

    她在害怕什么?

    “她妈妈是小三上位,当初八个月大被原配灌了药,靳慕福大命大才活了过来。那个家里没有一个人是真的对靳慕好的,就算是靳慕的母亲,想的更多的还是她自己的地位和荣耀,把靳慕当做工具居多。”

    “小慕的钱被她妈妈控制,一直没法去做手术,到了她终于摆脱了束缚,她再做手术的风险就大了,她有了你之后,她就有了新的束缚。”陆墨菡对柳轻歌道:“我相信你是不知道的,靳慕想要瞒住你,你的确很难察觉,但是我不后悔打你的那巴掌。”

    柳轻歌无力的道:“我知道。”

    医生说靳慕很快就会恢复过来,但是柳轻歌在医院里足足等了五天靳慕也没有醒来的迹象。

    柳轻歌哆嗦的问医生:“你们不会骗我的对吧?”

    医生点头。

    柳轻歌松了口气,医生说不会,那靳慕就真的只是昏迷,并不是醒不来了。柳轻歌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

    医生对靳慕的情况也重视了起来,并和柳轻歌做思想工作,要准备手术。

    就在柳轻歌要同意的时候,她第一次和靳慕的妈妈正式见面。

    靳慕的妈妈很漂亮,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可以看得出保养的很好,很有气质,很符合一个上层贵妇的形象。

    她对柳轻歌说,她不想让靳慕进行手术,因为她不能让靳慕离开她。

    靳慕的妈妈只有靳慕一个孩子,那次的药虽然救活了靳慕,却也让她失去了生育的能力,她甚至是因为没有了生育能力才成功上位的……总之,她只有靳慕一个孩子,在任何意义上,她都无法接受靳慕真的出问题。

    “小慕不做手术,她也会支撑不住了。”

    “我愿意养着她,用最好的医疗设备,她不会那么容易出事的。”

    柳轻歌哑声道:“这样她会很痛苦……”

    “总比丢了命好。”靳慕的母亲道:“我只是通知你而已,毕竟手术单上只有我能签字,你就算不愿意听我的,也无济于事。”

    在这个时候,柳轻歌直面到了靳慕母亲对她的不屑一顾。也认识到了,她和靳慕之间的联系,可以被外力轻易的掐断。

    柳轻歌手微微颤抖,在靳慕母亲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终于找回了声音。

    面对陌生人始终有一份内向的她,这一次纵然声音沙哑,说的话也格外的有力:“如果因为您的自私,导致了对靳慕身体不可挽回的伤害,我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现在是网络时代,我和靳慕之间虽然没有法律,但是却有千千万万的人见证了我们的十年的爱情和相守……相信您也不可以完全无视舆论吧,我也算是个公众人物……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对吗?”

    柳轻歌眼神灼灼的看着靳慕的母亲,让同样有一双厉目的靳母也忍不住偏头避开了锋芒。

    “你有没有想过,手术有30%的失败率,这是多么危险的事情,若是她真的走了,你又怎么办?”

    “我宁愿她走的轻松,而不是留在世上受尽病痛的折磨。”柳轻歌笑的苍白:“我们不能那么自私,分一点真正的爱给小慕吧。”

    靳慕的母亲有些沉默,辩驳的话却生生的卡在了喉咙口。

    “你有钱有人脉,你可以联系到最好的医生接受最好的治疗,你不如把这些加注在小慕的手术上。”柳轻歌道:“小慕不会那么轻易的离开的,她舍不得我。”

    靳慕的母亲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她的表情看起来很平静,似乎丝毫不为柳轻歌的话所动容。

    但是,柳轻歌知道她已经在犹豫。

    “如果小慕出事了,你就给她守活寡。”最终还是被说动了的靳慕母亲恶狠狠的看着柳轻歌。

    柳轻歌笑道:“看来您倒是承认了我和小慕的关系。”

    靳慕的母亲一愣,有点恼羞成怒的瞪了柳轻歌一眼,踩着细高跟冷艳高贵的走了。

    柳轻歌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松了口气。扶额靠在桌上,眼泪随着手腕流下。

    小慕……你一定要好好的,我很爱你,不能失去你……你的母亲也是。

    ——

    【梦,伊始】

    靳慕的手术并没有那么快进行,这段时间靳慕还得进行一段药物的治疗和身体状态的调养,她的脸色很苍白,让人十分的担忧,而柳轻歌因为太担心,吃不好睡不好,不仅眼睛时常都是肿的,脸色也白的跟鬼一样。

    看着这样的柳轻歌,哪怕是陆墨菡也不好骂人了,阿筝在知道后赶来了医院,强势的把柳轻歌赶去了睡觉。

    “不行,我得守着小慕……”

    “我先照顾着,你难道还不相信我?”阿筝对柳轻歌最有办法,她软妹的身材却有帝王攻的气势,让柳轻歌瞬间就萎了,被直接扔到了套房里隔间的床上:“你别赶在小慕醒来之前出事了,我不会照顾她很久,你得自己坚强起来,这个锅合该是你背的,懂?”

    柳轻歌点头,人一躺在床上,瞬间就睡着了。

    她真的很累了,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了阿筝在吼陆墨菡:“你有什么资格责怪小歌?靳慕什么货色你不知道?在这种时候你还给小歌脸色看,熊的你,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我家小歌可是亲属,你是想上天啊……”

    阿筝剽悍起来的时候啊,让人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她其实是个很稳重的人,喜欢撒娇,对人说话也温柔,品位也很少女,但是每次到关键的时刻,她总能爆发出最大的能量,让你不得不低头,这次,为了柳轻歌,她显得那么的咄咄逼人。

    柳轻歌却觉得阿筝最可爱了,是最好的人。

    她一睡似乎睡了很久,又似乎在闭上眼的时候,就立刻睁开了眼睛。

    眼皮子有点重,她勉强的撑开,入眼的天花板熟悉又陌生,电风扇,对面床上的蓝色蚊帐和蓝色风铃,她转了转眼珠子,总算把全景看清楚了。

    她僵硬的一动不敢动,现在的情况让她有点心悸,她这是,在做梦吧?

    柳轻歌重新闭上了眼睛,然后好一会儿,她才重新打开眼睛。她渴望着自己看到医院的天花板,可是忍着强烈的恐惧感,她再次睁眼时,却发现,她还是没有回去……无论她反复多少次,甚至是掐自己,她也还是在这里,在当初的学校宿舍里。

    张嘉忆提着两份粉面进来,见柳轻歌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在掐自己,乐了:“你在干什么呢?”

    柳轻歌看向张嘉忆,觉得对方的面容和表情都模糊了。

    “还没睡醒?快下来吃饭了,今天不是说要开新文,怎么没见你码字?我记得说过没有存稿来着……”张嘉忆的声音那么的清晰,那么的真实,却让柳轻歌更觉得是在做梦似得了。

    开新文?

    过了好几天,柳轻歌终于恍惚间熟悉起了现在的生活,她本该对这么久远的生活和记忆感到迷糊的,但是现在这些记忆却清晰的可怕,仿佛就发生在她醒来的前一天。

    她现在见人三分笑,很多人都觉得柳轻歌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又说不上是在哪里,那是那样的不爱说话,不扎堆,只愿意和张嘉忆走在一起,但是现在的柳轻歌,让人熟悉了起来,见面了也会打招呼示意。

    柳轻歌到底还是有变化的,十多年下来,她不再是当年的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十八岁小姑娘,她有着成人的思维,面对这些昔日觉得难以相处的同学,也应付的如鱼得水。

    至于张嘉忆……柳轻歌回头看向张嘉忆精致的脸,最终没说什么。

    能成为朋友都是缘分,她不会和张嘉忆再次的反目成仇,却也不再会和她交心,就当是普通的朋友吧,好歹一起走过了好几年的时光。

    随着时间一日日的过去,她愈加觉得现在她所经历的十分的真实,好像她的那些记忆才是梦境,而现在发生的似乎和梦境中所发生的一模一样,让她有些分不清,她到底经历了什么,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她还能回去吗?

    靳慕……

    柳轻歌心中颤动,她捂住心口。

    这个世界似乎再没有靳慕,甚至没有槿木。

    来找她的新编辑是绯尘,是一个,比槿木还可爱的编辑,两人在某种程度上非常的相似,但是也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而且,虽然绯尘是个好编辑,却不是那个已经陪她走过十多年,相濡以沫的靳慕。

    她现在只是偶尔的,在有事的时候会去找绯尘,她假装回到了从前,却又很快的反应过来,然后惧怕去找绯尘。

    她不是靳慕,不是!

    柳轻歌现在还是那么爱哭,也不敢在室友的视线范围内哭招来怀疑,她能做的就是窝在被窝里,蒙住嘴哭个痛快。

    她想念靳慕了会哭,码字的时候会哭,却再没有一个靳慕会来安慰她,让她的泪水再次变得没有了价值。

    柳轻歌的文笔不再是当初这个时候的自己能比,幸而刚完成了就坑,她开新坑的时候,便不用再头疼就坑的文笔衔接问题。

    她考虑到现在的经济状况,双开了两本,一本是百合,一本是耽美。百合写的是她和靳慕的故事,取名为《我和编辑有个约会》,更新频率不定,耽美则是坚持日更一万字,在节日的时候或者打赏多的时候会加更。

    她的百合不温不火,耽美这篇却脱颖而出,上了金榜。

    阿筝:你这是吃了炫迈了?

    春风十里:不,我是从十二年后重生回来的。

    阿筝:说的我差点就信了。

    柳轻歌的进步太快,而她的更新速度,文笔,笔力,见识各个方面,都和原来相差太多,于是很多人在扒她抄袭,在BBS上开了好几个帖子在扒。

    虽然最后的结果是,她的题材,她的文风都很有特色,特色到并没有与任何人相同的痕迹,无论他们怎么扒都没有找到一本可以算的上是抄袭的,借鉴都说不上。

    可是有些人还是不死心,死死的咬住她,进步太大了,这不科学,是不是请枪手了?

    可是这在她开第二篇文的时候,这个论点也被推翻了。

    又是一篇新设定文,文风倒是一致,只是故事设定却再次翻新,水平不跌反升。

    春风十里的邪教粉:若是有抢手,能写出这水平,她还当什么抢手啊?

    不管别人相不相信,接不接受,春风十里这个笔名以一种很凶猛的势头闯入了众人的视线当中,在第三本的时候,作收两万多,俨然已经是一个小神。

    在她毕业的那年,她已经是一个作收六万的顶级大神,把所有的文的版权都卖了出去,版权费有千万之巨。

    她的势头太猛,以至于让她爆火,她的文又新颖又好看,她能这么快速的成名,有实力,也有运气。

    柳轻歌赔偿了五千的违约费之后,直接去了C市找阿筝,在离开之前,她把几年的学费成倍的还给了柳家,给养父母也留下了一笔大额的资金。

    在C城住了下来,阿筝有点生活废,在工作上很努力,却并不是很会照顾自己,在柳轻歌来了之后,她更是全部包了做饭之类的事情,让阿筝成为了一个宝宝,让那句‘我以后包养你’的话成为了事实。

    现在她在写文上一路顺风,在生活上,住着最好的房子,吃着最喜欢的美食,养了两只布偶一只美短,天天搂着猫睡,还有好基友阿筝陪着,这样美妙的不行的生活,她却发现,依旧是空荡荡的,她的心里没底,像是破了一个大洞,因为有个人遗失了。

    她越来越瘦,阿筝看的有些心急:“你这种瘦法不正常,我记得你说过你是喝水都长肉的体质啊,你是不是生病了?”

    柳轻歌点头,她知道自己生病了,而且很严重。

    “那去医院看看?”

    柳轻歌摇头。

    去医院是看不好的,只有那个人才能填补的了。

    虽然重来的这一辈子过的很幸福,但是柳轻歌却还是很想回去。

    在阿筝发现柳轻歌居然有自杀的念头的时候,忍无可忍的吼她:“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是不能说出来的?”

    柳轻歌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无法说出来。

    她满脑子都是靳慕,却发现这个名字她已经说不出来。

    “阿筝,我准备去一趟B市。”柳轻歌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念头的。”

    阿筝勉强被柳轻歌说服了。

    柳轻歌动身去B市,她找到了那家熟悉的房子,她按捺住激动摁动了门铃。

    但是从里面走出来的,却不再是她熟悉的那个人。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抱歉,找错地方了。”

    “没事。”

    柳轻歌浑浑噩噩的找了一家酒店住下。

    她没留意这是一家在网上曝光过的无良酒店,以至于在晚上有人撬门而入,对她欲行不轨的时候,她还有些怔愣。

    为什么酒店里这么不安全?这房门没有房卡也可以随意的打开?保安呢?她的信息为什么会泄露?

    看来她是进了一家黑店。

    对方看起来很凶狠,直接扑过来就要扒她的衣服。

    柳轻歌很绝望,以至于她也变得凶狠了起来,不顾一切的和对方对抗了起来,或许是被眼前这样一个虽然瘦弱的女人的凶狠程度吓到,男人一个不小心,把刀子捅进了柳轻歌的肚子里。

    柳轻歌身上的伤口在喷着血液,男人也吓的不轻,刚想不管不顾的逃跑,柳轻歌却突然对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男人被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当他反应过来,他也来不及拿走刀子整理衣服了,整个人慌慌张张的就离开了。这么明目张胆的跑出去,很快的就引起了警察的警觉,将他抓起来盘问,然后找了那家黑酒店,找到了柳轻歌的尸体。

    警察在发现柳轻歌的尸体时都觉得十分的惋惜,还是个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就这么死了。当他们立案后,发现这小姑娘还不是普通人,在网络上是个大神,他们甚至都看过她写过的。

    只是可惜了。

    很多人都在可惜柳轻歌的死亡,她的粉丝,她的亲人朋友,都在可惜,而柳轻歌在死的时候却只有一个念头,她死后钱也不知道能不能到养父母手里,如果可以,留一部分给阿筝就好了……

    柳轻歌没有想到自己还有睁眼的时候,她睁开眼睛,刺目的光亮引起了她的不适。

    耳边瞬间想起了嘈杂的声音,最让她感到熟悉和悸动的是,抱着她,埋在她胸前哭泣的那个人。

    柳轻歌哆哆嗦嗦的叫出这个名字:“小慕?”

    靳慕抬起头,在柳轻歌苍白的嘴唇上印下一个吻:“是我。”

    “我……”柳轻歌想说话,却觉得喉咙实在是受不了了,一磨就疼。

    “你别说话,昏迷了这么久……”靳慕抱住柳轻歌不撒手:“小歌,你真的睡了好久……”

    柳轻歌眼中盛满了疑惑。

    “小慕手术都做完了,也康复的差不多了,你说睡了多久?谁知道你一睡竟然就成了睡美人……”阿筝想用调侃的语气说话,却忍不住捂住嘴哭了起来。

    柳轻歌睡了好久,医生说她变成了植物人,可能有机会苏醒,也有可能永远不会醒了。她每天都回来陪陪她,但是柳轻歌却始终没什么动静,靳慕不过才陪了她一个月而已她就醒了,真是一个见色忘友的家伙。

    虽然这么想,阿筝嘴角却不住的上扬。

    醒来了就好。

    柳轻歌苏醒后就恢复的很快,当她能说话的时候,她对阿筝说:“我在梦里赚了很多很多钱,卖版权就卖到了好几千万,可惜死的突然,本来想留个几百万给你的。”

    阿筝听了翻了一个又一个的白眼:“说的好像真的似的!”

    柳轻歌笑了。

    对啊,就像真的似得,都是那么的真实。

    从此,柳轻歌和靳慕过上了幸福生活。

    阿筝:“噗,《我和编辑有个约会》?什么鬼?”

    “告白书?”

    阿筝看着坐在靳慕的腿上,惬意的敲着键盘的柳轻歌,感觉什么东西冷冷的拍在了脸上。

    明明她是个有男朋友的人啊摔,所以为什么还要天天被塞一嘴的狗粮?

    ——

    【同学会】

    在柳轻歌和靳慕在一起的第十五年,柳轻歌读专科时的班长通知她参加同学会。

    这个日子离学生生活实在太遥远,她想不通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举办一个同学会,有为什么会邀请她去。

    毕竟那个班级,当初那么的不欢迎她。

    但是她到底还是去了,而且准备全副武装的去,还带着家属去!

    同学会是在一家酒店里集合,准备吃个饭就上楼上K歌的模式,同学会似乎也就这种形式了,再有创意一点,也不过是一起去旅游。

    当几乎所有人都到齐了之后,柳轻歌才亲自开着车,压轴似得出场。而她开的车是靳慕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价值几百万的车在一群几十万的车里还是很醒目的。

    她以前喜欢穿休闲装,虽然舒适却保守,不出众,在学校期间从未化过妆,这一次,她却把自己全副武装。

    一条V领裙将她□□的身材勾勒的淋漓精致,白色的蕾丝多了几分清纯,布料上的银色花纹好看又有一种低调的华美。

    她的脸上似乎只扫了淡妆,但是其实却无一处不精致,发丝不再是随意的披散,而是挽起了一个发髻,额前脸颊边的碎发微卷,保养的很白嫩的手上拿着一个同样漂亮精致的手包,眼尖的人一扫就知道这就是著名的一款奢侈品牌的系列包包,价值五位数至六位数。

    柳轻歌下车后对等在门口的人笑了笑,然后走到另外一边打开车门,将靳慕迎了出来。

    靳慕比柳轻歌更高,自带高贵冷艳范,而且由于工作原因,身上带着一种号令他人的强势气质,当她的眼神扫向别人的时候,不熟悉她的人会有一种被震慑到的感觉。

    “她们是谁?我们班上有这两个同学吗?”

    “应该不是我们班的吧……”

    “可是她刚才朝我们笑了,难道不是因为认识我们?”

    “或许只是礼貌吧,我们班什么时候出了一个这么漂亮豪气的同学。”

    当柳轻歌挽着靳慕的手,介绍自己的时候,那些人全部都惊掉了下巴。

    当初那么不起眼的,被她们排挤过的人,居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吗?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有人问道:“你身边的这位是?”

    “她是我爱人,我们在国外已经结婚了。”

    柳轻歌说的坦然,一脸的幸福,让这些老同学只能干笑。

    没想到柳轻歌真的是个女同性恋啊,而且还真的和一个女人在了一起……

    同学宴会上,柳轻歌也没理会这些本来焦急就不多的同学,领着靳慕吃了个饱。

    在提出去唱歌的时候,柳轻歌就提出要离开了:“我这次和我爱人回来也是为了去看看我爸妈,我爸妈知道我们回来后就一直打电话催,所以……”

    柳轻歌都这么说了,他们也只好放人。而就算她们有意见,柳轻歌也没必要理会。

    当班长带头给柳轻歌道歉的时候,柳轻歌算是明白了这次喊她来吃饭的目的了。

    原来是,他们意识到了当年自己的错误,心里难安,希望柳轻歌能原谅他们当初的年轻不懂事。

    柳轻歌笑了笑,没有直接回复他们。

    她准备走的时候,听到张嘉忆叫住了她。她回头看了一眼张嘉忆,这群同学眉目间依稀还有当年的影子,只是各个看起来都是大变样,社会将他们改造成了另外一幅样子。

    “对不起,小歌。”

    柳轻歌道:“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那些不在她生命停留的东西。

    而她却也无法违背自己的内心,说一声原谅,当年的伤痛,真真实实的存在过。

    柳轻歌在众人的注视下重新上了车,她对靳慕道:“我们回家吧。”

    靳慕的眼神温柔:“嗯。”

    ——

    【码字规定】

    柳轻歌和靳慕在床上有个不可对外人道也的规定,那就是,靳慕给柳轻歌规定了一个字数,若是柳轻歌达到了,那么在床上的体.位柳轻歌说了算,否则就是靳慕说了算。

    字数标准是三万字。

    这对于普通作者来说简直够呛,事实上柳轻歌每天坚持完成这么多字数也的确够呛,但是却又不甘心放弃。

    每次靳慕好不容易翻身一次就在她身上大动花样,让她第二天也没办法好好码字,这样的险恶用心,柳轻歌表示坚决不能让靳慕得逞。

    白天靳慕会用编辑的号鞭挞她,半个小时一催,再配以一些气人的话,真的好烦人,每次柳轻歌都有种冲动,要不就做到这人不能去上班,做死在床上今后不码字了吧?这糟心玩意儿。

    柳轻歌对靳慕不搭理了,靳慕又会做出一副,X年之痒,感情破裂,她是被嫌弃的黄脸婆的……贱兮兮的表情,让柳轻歌又好气又好笑。

    于是,两人一直都在互相伤害。

    这样的情况整整持续了一年,直到又一次,卡文卡的柳轻歌抓耳挠腮,靳慕却依旧不厌其烦的骚扰柳轻歌。

    头疼之下,柳轻歌把插头给拔了。

    靳慕回来后,柳轻歌道:“电脑坏了。”

    “所以?”

    “只写了五千字。”

    “那就去洗澡,脱了衣服在床上等我吧。”

    柳轻歌觉得靳慕简直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电脑坏了怪她咯?

    柳轻歌愤愤然的去洗澡了,靳慕脱了外套,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电脑桌角落里那个被□□的插头。

    虽然靳慕非常强势,甚至调侃了她偷懒却找了一个十分不靠谱的行为,但是柳轻歌实在太悲愤了,于是她再次压了靳慕。

    酱紫酿紫之后,靳慕把柳轻歌踢到了床下。

    躺在铺着厚厚的,柔软的毛毯上,柳轻歌听到靳慕幽幽的声音:“明天你得补上今天的,五万五千,写不完就关你小黑屋。”

    柳轻歌舔了舔嘴角,不以为然。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榜单她也要,靳慕她也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