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文库

正文 148 这是最后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随着莫未央的手指,是一栋红色二层洋房别墅,带着个被粉红月季所环绕的花园。花园设计十分有趣,小桥流水还有一片绿油油的草地,草地尽头倚靠着栅栏的是一棵年龄多年的柳树。

    这便是莫未央记忆中的家了,现在是盛夏,花园中溢出淡淡的芬芳,莫未央忍不住吸一口气,眼中带着几分怀念。

    他记得柳树压低的枝杈挂了个绳索般的秋千,小时候他总会变成一团儿上下攀爬。爸爸或者妈妈会在一边笑意盈盈的守护,有时候会趁着他爬到一半戳一戳他的屁股,或者揉揉他的耳朵。

    现在从院子外看,那棵柳树的枝杈上还没有秋千,房子也崭新,看样子是妈妈与爸爸刚刚结婚不久,建立自己的爱巢。

    粉红月季是妈妈最喜欢的,话语是初恋。听爸爸说,当初送给妈妈第一束花便是粉红月季,于是两位初恋人士便擦出了爱的火花,没多久就有了爱的结晶。

    妈妈是个温柔而贤惠的女子,容貌美丽脱俗,尤其是见到金色世界后,妈妈的模样,他才真正感慨妈妈的美丽。在他幼小的年龄下,记得的最多还是妈妈的温柔与爱。容貌倒是模糊了。至于爸爸,他也只模糊记忆中,记得爸爸那双温柔而淡雅的眸子。隐约记得邻里邻居都会赞美爸爸妈妈相配。

    那么,爸爸应该样貌也应该是极为不凡的。

    如此絮絮叨叨,司凛邵没有任何厌烦,耐心的听着伴侣将小时候的事情讲述出来。小伴侣说的并没有什么条理,好像即兴演说,想到哪里便指着兴致勃勃的提起什么。

    “的确是很优秀的父母。”莫厘赞同的颔首,不得不说。那两位在容貌上真的是得天独厚,完全碾压整个世界的平均值,遥遥领先。“否则,怎么会有莫莫这么漂亮的孩子。”

    莫未央话语一顿,随后笑了:“厘厘,我现在年纪可不小,被说漂亮也不会开心。”

    “但是你还是少年的模样啊。”厘厘叹息的摊手。对修真者来说几十年没有变化并不惊奇,尤其是已经渡劫成功的莫未央,他的身体数据完全达到了最佳标准,想要再张一张个头,或者成熟一些,也只能靠着幻颜术来弥补了。

    “哦对了,这家。就在我们隔壁,没想到很多年前竟然是卖了呢。我还记得一直不见真正的主人,以至于到现在也不知道真正的邻居是谁。不过没想到现在也许能够看到呢。”莫未央指着紧挨着红色洋房的别墅,有几分惊奇。上边贴了个卖房的广告,下边留了一串号码。

    司凛邵眸色一闪:“既然我们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不如买下来,嗯?”

    微微一顿,莫未央踟蹰:“会不会影响未来?”

    “不会的,放心。”司凛邵摸了摸伴侣的头,心中却思量着也许从他们来到这里,就已经注定了未来是改写的了。从未见过的真正主人……

    “买下来吧。”莫厘赞同的点头:“反正我们也是度假,要豪华旅游呢。”

    司卓一黑瞳中闪过几条绿色的代码,“我已经联系到了卖主,他说二百万卖给我们。”

    二百万?

    莫未央惊讶,这种地方的花园别墅风光美,据说风水极旺,炒作已经卖了一千万,差一些的最少也八百,怎么可能二百万就成交?

    莫厘摸了摸下颌:“这时候人都在乎地理位置,莫不是被认为脏东西?”

    司卓一声音平平,口气一本正经:“不是。他要价九百万。我就是找了点他与三个女人的照片给他看后,他就答应我一口价二百万。”

    莫厘一怔,嘴角一抽。感情这是封口费啊。睇了眼司卓一,这厮最近是越来越会做‘人’了。这种方法,多年以前的主系统可想不到。

    “你这次干得漂亮。”莫厘撇了撇嘴。

    司卓一侧目,淡定又强势的撅起嘴,意有所指道:“做得好得奖励。下次士兵才会更努力。”

    脸一黑,莫厘一巴掌拍过去,将靠过来的两米汉子推一边。这家伙给点阳光就灿烂,这十多年这种话也不显腻歪,天天说有意思么。

    莫未央轻笑出声,他已经习惯两人欢喜冤家的相处模式,现在看着两人吵吵闹闹,完全都是温馨的喜感。有时候,他还会偷偷的戳一戳,帮助两人战斗升级。

    有主系统这位万能的网络王者在,不过短短的几分钟内,他们就已经获得了这栋别墅的产权。将一周的更名压缩了无数倍。

    “还没拿钥匙。”莫厘望着直冲冲走向栅栏的司卓一,忍不住翻个白眼。就算是人,有时候这家伙的思想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猜中的。总之各种崎岖。

    司卓一捏住栅栏,嘎嘣捏碎,转头看向莫厘,眼神无辜又理所当然:“我们不需要原本的锁。有我,没有人能够进入。”

    莫未央赞同的颔首,司卓一即便是人类,依旧保留了主系统的计算能力与数据库,在统御网络电脑等电子产品时,根本不是人类能够比拟。如果司卓一想封锁一个地区,直接修改那边的各种锁,虹膜,三位面部识别,指纹识别,这种东西都没有用。

    所以,司卓一这句话并不是大言不惭,只是用实际行动表示他对自己能力的肯定。

    莫厘无言以对。

    司凛邵直接拉着莫未央进入花园,莫厘呆愣了片刻,拍了下脑门,觉得没什么劲儿,也就跟在了后面。

    见着与自己家相差不大的格局,莫未央眼神闪烁。

    几人除了莫厘的力量还有所欠缺,刚刚渡劫,另外三人早已经进入了另一个层次。这些在修真界算是大能的人物,翻云覆雨都分分钟的事儿,重新布置一个家不过短暂的一瞬间。

    司凛邵并未急忙改造,很是认真的将整个别墅都围观两遍,不光是神识扫描,更亲眼审视过。这才摸了摸伴侣的头,将想法传递到主系统司卓一的脑袋里。

    接收到主人的想法,司卓一再根据对这里的数据计算,这才动了手。在外界没有发现的时候,豪华别墅群中的某一个在一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司凛邵与莫未央占据了主卧室,莫厘选择了靠着的次卧。至于司卓一,很淡定的进入了莫厘选择的房间。

    主卧室虽然已经经过了司卓一的初步改造,却没达到司凛邵的目标,对于自己与小伴侣的卧室,他更希望他亲手布置。

    于是,他便按照星际的房间,将他们房间完全改造成熟悉的模样,比起年幼时的家,他更希望他的伴侣住在他们共同建立的家里,就算是年幼的家早已不属于未央,就算世界变迁,时代变化,他也会伴侣建造属于他们自己的爱巢。

    他理解伴侣对亲情的渴望。但是!家还是只有他身边。

    凛邵先生铺上熟悉的星际材质的柔软被子,并在上边拍了拍,企图让床更柔软。哪怕他们已经成为仙修者,但已经形成了人类习惯,睡眠是亲密必不可少的。最重要的是,两人的恩爱大部分会选择床上,所以司凛邵对床的要求极高。

    望着软蓬蓬的大床,莫未央便忍不住跃跃欲试了。

    司凛邵侧目,视线高深莫测:“未央想要试试看我铺的怎么样么?”

    “好呀。”莫未央笑着扑了上去,身体便陷入了软绵的被子中。

    望着尾巴欢快摇摆的伴侣,司凛邵眸色渐深,深吸一口气,快速布置卧室其他地方,将细节一一打点整齐,环顾一圈儿觉得没什么问题,这才将蠢蠢欲动的目光对向了床上一无所觉的少年。

    少年毫无戒备,趴在床上时身体舒展,露出了一小片白皙的腰肢,那明晃晃的细腰被男人看到,司凛邵只觉得脑袋轰一声炸开。身体的火焰完全汇聚到胯部,双眸也溢出了浓稠到骇人的热度。

    莫未央蹭着被子,蓦然感到身体一凉,心里产生了几分紧迫感,本能趋势他蹭的弹跳起来,只是依旧还有些晚,刚刚躲离了位置还未跳下床,腰部就被人从后环绕,一股力量压迫而下,不过短暂的交锋。莫未央就落了败绩,吧嗒躺平了。

    惊疑不定的瞪大双眼,莫未央对上司凛邵那双幽邃又猩红的快溢出鲜血的眸子:“呃,凛邵先生……”

    莫未央因强大气势小心的舔了舔干燥的唇瓣,偷偷吞咽口水,小巧的喉结上下滚动。他已经能够感到凛邵先生灼烧人的视线,滚烫的目光几乎化作了火焰点燃莫未央身上的鸡皮疙瘩,这种视线每每出现,他都逃不了一阵折腾。

    脑海嗡嗡作响,莫未央小动作完全成勾引到了司凛邵,舌尖划过唇瓣,让嫩色双唇多了些润泽的粉红,喉结灵动也成为了吸引男人的春|药。司凛邵本就想要侵占爱人,看到伴侣这极富挑逗的动作后,哪里还能够放过美食。

    “那个……我们刚刚搬来,还没有和邻居打招呼,厘厘和卓一那边也没安排好……唔……”

    莫未央小心的向一旁蹭一蹭,口中轻轻诉说着。只是上下开合的唇瓣却成为了男人唯一关注的地方,还未待少年诉说结论,就被司凛邵吞入了腹腔,完全拆吃入腹。

    身体被禁锢,莫未央伸出手略有几分欲拒还迎的扑腾,随后被司凛邵含住喉结,身子一软就彻底失去了抵抗力气,只能任凭对方予取予求。

    房间刚刚建造好,这边就饱暖思淫!欲了。另一边的也未好到哪里去。

    莫厘作为一个独立层次极高的新新人类,依旧不爽快这混蛋堂而皇之的占据他的房间。在上将府,他说了不算,身体十多年也是年纪轻,司卓一不会太过变态,倒是没什么问题。现实中也没被司卓一占了。

    但是,现在这里,可是新地盘。这房间是他看上的,司卓一这混蛋竟然还敢跟他抢床抢被子抢呼吸空间!简直孰不可忍!

    莫厘下意识忽略了虚拟上时不时被这厮得逞的黑历史。他恶狠狠的等着司卓一,恨不能生吞活剥,眼底还留着些戒备:“喂!这是我的房间,你大喇喇进来干什么?!”

    司卓一四下打量一遍:“我先给你改造房间。”

    说着不经过莫厘同意,就热火朝天干了起来。

    之前的十多年,他们也闹闹腾腾,虚拟上亲密次数无数。司卓一每次亲密过后,都会心甘情愿被莫厘揍的鼻青脸肿。对于司卓一来说,反正虚拟世界他说了算,有疼感却不是不可接受。他觉得这种联系还是很合算的,经过了十几年的相互摩擦。莫厘早已经不太在意虚拟上与他酱酱酿酿了。只是现实中……

    他还没有能够迈出这一步,莫厘防备心强,他之前没办法。现在莫厘现实中的身体很富于活力,年轻健康。他自然不会忍耐了。尤其是他发现这世界没有虚拟。

    他在虚拟上与莫厘进行亲密就行不通了。尤其是旁边那房间现在不用想,都知道发生什么的时候,这种寂寥的对比更让越发人格化的司卓一不愉快。

    所以,他今天必须改变这个局面。

    先将两人的洗漱用具摆在浴室,浴缸当然是最大型的,还要有冲浪功能的流水线条双人浴缸。墙面当然是华丽的洛夫特风格星砖,有些力度压在上面不会很凉也不会很软。他们完全可以在这里浴室py。

    然后在柜子里混搭着两人的衣物,柜子要贴满镜子。床头柜是两人的照片,墙上也挂着如同结婚纪念照一般的巨大挂照。床当然是最大的圆形水床,软绵的米力特星球羊绒地毯。嗯,他们在这里酱酱酿酿时,镜子完全可以照出他们的恩爱战况。地毯和圆床也是不错的选择。

    将阳台改成栏杆不对外的,放上思瑞福莱特星球的华丽藤椅,上边再放上个羊绒垫子。旁边吊下来个木质秋千。这里也是充满了各种深意。到时候除了比较传统的卧室py,浴室py,还可以有个比较刺激的阳台py。

    司卓一一边将这些年从各个地方取经的东西摆放好,一边阴测测的在脑海中浮现两人的各种限制级画面。当然他还隐藏了床的一部分功能,这个他暂时还不打算用,等他们渐入佳境时,他在让他家莫厘品尝好了。

    有那么点可惜,厨房他不能来设计,否则厨房,客厅,储藏室,地下室,车库,甚至是酒窖和花园,这些他都能给弄出不同的py风格。惋惜的叹息了一声,等回头儿找司凛邵,私下里商讨一下。

    反正他们有阵法,想要在哪里,完全可以设立结界,让外人见不到。这不是想在哪里就在哪里么。

    莫厘望着眼中的火焰愈发灼亮的两米汉子忙活,后知后觉的感觉这种状态太过危险,莫莫那边他更惆怅,只能自己脱离困境。琢磨着便悄悄的离开房间,打算外出走走,等司凛邵那男人放过他家莫莫。

    现在这个新家有个时常惦记他节操,还打不过斗不起的混蛋。他还是离家出走好了。

    终于从二楼到了一楼,经过主卧门前虽然听不到什么声音,但看到紧闭的门扉,他也不抱希望了。打算彻底撤离的莫厘手摸到大门,眼中溢出纷呈色彩,笑意还未扬起,便发觉了不对。妈哒,竟然打不开嗷嗷嗷!

    “不用试了,我用了高级代码设定了门锁,你的等级不足,开不了。”

    莫厘身后响起清冷的男低音,可此刻却让他毛骨悚然,头皮都炸开了。

    “你这个家伙!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莫厘瞪大双眼,恶狠狠的盯着司卓一,这混蛋估计早防着他呢。现在除了司凛邵谁也别想让司卓一打开这门。

    这不是‘瓮中捉鳖’么。啊呸,什么瓮中捉鳖!!他是个有志气有能力的新人类,竟然被这混蛋摆了一道。

    司卓一靠近,在莫厘惊颤时,一手抵在门上,另一只手用力拦住对方的腰带入自己怀中。

    “是的。十多年的相处,我已经算到了。不过没关系,你逃不了就是了。”司卓一缓缓的勾起一个微笑,清淡却又悚然的笑容彻底吓到莫厘。

    司卓一笑了一声,直接扛起人大踏步上了楼,至于肩膀上人的微弱抗议,主系统表示没听懂。被扔到床上,莫厘环视一圈彻底明白今天这混蛋是铁了心要和他做些什么。

    心气不顺,莫厘瞪了司卓一一眼后,狠狠扑了上去,输人不输阵。他就算是今天必须要做点什么,也要拿出男人的气魄来,咬死这混蛋咬死这混蛋!次奥,好硬牙好痛啊。

    “很疼么?那亲下不疼了。”语毕,司卓一就压下了头,狠狠吮吸对方的唇瓣,用舌头划过对方的贝齿,势如破竹的攻城略地。

    莫厘被一时间怔忪,竟直接被占据了口腔阵地,等回过神来,这家伙已经开始转战其他地方点火了。莫厘恼火,一脚踹向司卓一,却被对方拉着压在怀中,跟投怀送抱似的。

    最终折腾久了,莫厘体力消耗不少,阵地失守更多。最终在对方期待的目光下,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就闭上眼,算是任命了。

    于是这边也缠绵,另一边也旖旎。整座别墅都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阵法中,外人根本听不到里边的声音,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只是明白,这里貌似有了新的主人。

    从外回来的一对年轻夫妇看到旁边蓦然变化极大的别墅,怔忪了半晌。

    莫妈妈愕然:“亲爱的,我们旁边的别墅是这样么?”

    “估计是来了新的邻居。不过一日之内就变化这么大,可不简单啊。”空气中还残留着灵力的气息,莫爸爸笑容清淡,内心却已经思忖良多。

    就不知这灵力的主人是因何而来。如果是雪域那些老顽固,那就打错主意了。他是雪域领主,但是雪域领主却未必是他。

    若是逼急了,他就舍弃了那个身份又何妨呢。

    “嗯。是很厉害。这里都是些有能力的强人,唉,不知道好不好相处。”莫妈妈笑了下。

    莫爸爸揽着伴侣回家:“放心吧,好相处我们就多多接触,不好相处我们就关门过自己的小日子好了。”

    “嗯,也是。不过,亲爱的我们什么时候生一个孩子呢?”莫妈妈沉默几秒,询问道。

    莫爸爸眼神一顿,摸着伴侣的脸:“亲爱的,孩子很重要么?如果我们的孩子出生便注定不幸,我宁可他永远都不存在,不出现的话,他就不会痛苦。”

    “亲爱的,是你卜卦了什么么?”莫妈妈脸色微变,握住莫爸爸的手。

    “就我们两个人好么?”莫爸爸拥住莫妈妈,低声诉说。心却如同滴血,他们真心相爱,没有自己的孩子,这是多么痛苦。

    这边恩爱夫妻因为孩子问题陷入了低迷,另一边则仍在恩爱阶段。

    两边几乎同步了后,别墅便彻底陷入了温暖温馨的时刻。等四个人再次聚头时,两位莫家少年对着望了一眼,无数情绪辗转消失。

    “今天我们拜访隔壁。”司凛邵作为一家之主,吃过饭后,便在莫未央期待的目光下定了日程。

    抿了抿唇,莫未央耳朵不安的抖动:“需要带些什么么?”

    近乡情怯,明知道隔着花园,就是他最亲的双亲,可他却无法诉说。

    “带着星际带来的特产吧。”莫厘琢磨两秒:“有几种味道不错的甜品,很适合女性口味。”

    于是,四个人便拿着包装超级豪华的礼盒按响了隔壁别墅的门铃。

    “来了,稍等。”声音轻缓,是个清脆的男声。

    莫未央耳朵微动,握紧凛邵先生的手,是爸爸的声音。小时候,他总是叫自己小宝贝,小团子。

    来开门的男人气质清雅,容貌极佳,一头银色长发又增添了抹神秘色彩。

    “你好,我们是隔壁新来的邻居,见到你很高兴,这是我们从家乡带来的特产,希望你喜欢。”莫厘走上前,寒暄起来。在他们中,司凛邵寡言,司卓一木讷,莫莫不善言辞更是紧张。莫厘已经习惯作为几人的代言人了。

    “哦,你们就是隔壁的朋友啊。快请进吧。”莫爸爸微笑着,邀请几人:“亲爱的,来客人了。”

    莫未央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张了张嘴,最终咬住了下唇。

    察觉独特的视线,莫爸爸侧目打探,眸子倏地一顿,随后不着痕迹的用笑容遮盖住那瞬间的停顿。余光却忍不住觑了下少年的脑袋和身后。

    再次见到爸爸和妈妈,莫未央双眼几乎湿润,司凛邵一直小心的安抚,握紧少年用滚烫的热度安慰少年。

    莫爸爸与莫妈妈已经准备了茶点,很显然很热情的欢迎邻居。

    莫爸爸笑容从容,与莫厘寒暄些后,终于看向莫未央:“不知道这位漂亮的少年怎么称呼。我看你气色好像……”

    莫未央一怔,眨了眨眼,将雾气眨没,才抬头勾勒了个暖洋洋的笑容:“我是莫未央。莫未央!”

    莫,未,央……

    莫爸瞳孔骤然一缩,原本清淡的目光立刻热切了不少,但随后便飞快掩饰了下来。只指尖忍不住微微颤抖。

    “亲爱的,他也姓莫呢。我们真是有缘啊。我丈夫也是姓莫呀。”莫妈妈笑着玩笑。

    莫厘跟着应承,司卓一并不言语。司凛邵目光完全在自家伴侣身上,眼中溢出几分担忧。这两人虽然是伴侣最亲的双亲,到底离去多年。小伴侣心灵上不舒服吧。思及此,司凛邵有几分后悔,早知道不来这里了。

    这两人就算是父母,到底没生孩子,不懂得父母爱,并不能让未央舒坦啊。

    “嗯。我们是一家。我也觉得有缘,我看莫小友甚为亲切,真希望我未来的宝贝也能够如你一样漂亮。”莫爸爸内心翻滚,面上佯装镇定的笑道。

    莫未央倏地抬头,深深看了眼莫爸爸和莫妈妈,垂下眼睑笑的很满足,:“会的。他拥有你们这样的父母,会是最幸福的宝贝了。”

    “那我便期待了。”莫爸爸笑着应承,明显听着莫未央的话后,显得很开心。

    最终,莫未央四人留下吃了晚饭,莫爸爸视线在饭间时不时用目光扫过垂眸吃饭,却默默流泪的少年。眼中带着几分不可言说的心疼,莫妈妈不理解,望了眼丈夫,发现他对自己摇头,也只能尽量活络气氛。

    莫未央吞咽着食物,泪忍不住落下,这是属于妈妈的味道。妈妈喜欢做菜时点缀花纹。爸爸总是笑称女性!爱美的天性。

    爸爸,妈妈。能够见到你们真好。能够吃到有你们味道的食物真好。

    司凛邵几乎没吃几口,一晚上都在安抚自家小伴侣,莫厘眼中有些担忧,却依旧一心二用的与莫妈妈寒暄,说着轻快的话题。

    一顿饭后,四人离开。莫爸爸望着那走向旁边别墅的四人中最瘦弱的少年,失了神。

    莫妈妈走到身边,眼神有些不解,“亲爱的,我觉得他很熟悉,那个少年牵动了我,他哭的时候,我甚至有种抱在怀里好好安抚的错觉。我们是不是认识?”

    擅长卜卦的莫爸爸拥住自己的爱人,声音悠远:“不,亲爱的,他的确是我们的亲人。”

    “什么?”

    “我一直没下定决心便是因为我卜卦自己未来若是有孩子可能会夭折……”莫爸爸低声诉说,“不过,见到他后我有了信心。亲爱的,我们生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吧。他会继承我们所有的优点,会有最爱他的伴侣和朋友。”

    “好。”莫妈妈从深思中回神,脸色蓦然一红。

    莫爸爸没有说过,大妖都是有血统传承的,每一个大妖都能够感受到自己真正的血脉。那个哭泣的少年……宝贝,看到你这么健康的长大,这么厉害,爸爸真的很开心。

    之后,两个别墅的人便时常走动,莫未央也从最开始抑制不住到笑容绽放,一家人度过了很美妙的一段时间。莫爸爸几乎将所有的父爱提前支付了,带着他去滑雪带着他去游乐场,去动物园,去吃大餐。

    直到莫爸爸有一天神色略有苍白还有几分诡异红润的来到他们面前。公布了好消息。

    他们有了孩子。

    爸爸妈妈有了宝宝了啊。

    一个世界无法同时承载同一个灵魂,所以在那个小家伙灵魂还在形成之际,莫未央便必须离开。莫爸爸既开心又痛苦。

    “真是太好了。恭喜你。”莫未央由衷的欢喜。

    莫爸爸伸出手抱了抱莫未央。

    “那么,我们就离开了。这里毕竟不是属于我们,以后我们会见面的。到时候你可不要太狼狈。”司凛邵将自己伴侣从别的男人怀中扯回来,一点也不留情。

    莫爸爸看着司凛邵,虽然有些无奈到底被抢走了孩子,但还是很开心的。在他无法照顾的时候,这些人没有离开他的宝贝,依然呵护他的孩子,这就已经让他感激了。

    “当然,到时候,我会狠狠揍你的。”莫爸爸意有所指。

    司凛邵呵了一声:“等你。”

    因为这两位还年轻,所以司凛邵倒没有第一次在金色世界那么拘谨,反倒是多了几分霸道。而且他也发现这位莫爸爸能力很强,若非脱离不开亲情与爱情,他未来必定不俗。对这人有了几分欣赏,司凛邵与莫爸爸便强者惺惺相惜,似是朋友了。

    “那,照顾好他。否则我不会饶了你。”莫爸爸压住心里别离的痛苦,笑着道。

    莫未央眼神闪烁,深深看了眼莫爸爸,和赶来的莫妈妈,勾起一个最灿烂的笑容。

    在两人面前,四个人消失了身影,旁边的那个别墅就那么空了下来。就好比两位家长的心一样,随着未央的离开而空寂了。

    莫爸爸掩住眼中的悲伤,转向伴侣,笑的温柔:“亲爱的你怎么出来了。我们回去吧。我们的宝贝一定等不及我们爱护他了。”

    说着他将手放在莫妈妈还未鼓起的肚子上,眼神温柔慈祥,视线有些悠远:“宝贝,以后你就叫未央,你是我和妈妈最爱的宝贝,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宝贝。”爸爸坚信着。

    莫妈妈隐隐有所察觉,只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反对自家丈夫给孩子取了个别人的名字。只是用手抚摸肚子,微笑出来,眼中同样期待。

    莫未央四人离开,莫爸爸从头到尾都没有承认过什么,四人也未作出回答。但是一个答案却让几个人心照不宣。司凛邵也很纵容伴侣与双亲的互动,虽然有时会有些小小的吃醋,晚上多折腾折腾,但是到底看到伴侣与父母时欢乐让他放松了下来。

    当然,莫厘也抽出自己一丝灵魂投入到那个熟悉的身体内。这是未来的自己,经过多年的孕养必定会出现完整的灵魂,那么,你要好好陪伴在莫莫身边哦。

    四个人离开,这次并未回到星际,而是破开虚空来到了属于两位双亲现在的星空。十多年后,司凛邵终于具有了撕裂高维空间的能力,四个人出现在一条金色的空间大道上。

    身后蓦然响起的鸣笛引起了几个人的注意力。一架形状怪异如同飞盘的东西飞过来,漂浮子啊几个人面前,随后一个人从飞盘上跳下来,脸色十分不耐:“刚刚不是警告你们了么,你们怎么跑到飞行器道上来了?!要是被撞了怎么办!现在的年轻人想什么呢!天天找刺激找刺激的,不知道最近戒严啊!”

    下来的是位穿着制服的大叔,容貌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但是说话语气和动作都老气横秋,好像自己很年长一般。

    “好了,你们赶紧下去,要是再不拿自己生命负责,就将你们都带去好好训教!唉,要不是最近新市长上任,我非得给你们好好说道说道,生命的可贵,进化的难得!”

    “这位朋友,谢谢你提醒,我们这就离开。”莫厘立刻说出。

    “那就离开吧。我看着你们走了再说。”很显然这位大叔是个负责人的管理人员。然而看到四个人磨磨蹭蹭的走了几步,几乎怒火烧了起来:“哎,你们这墨迹什么呢!赶快拿出你们的飞行器离开啊,你们这是要走回去啊?!”

    四人扫了眼大叔的飞行器,最终莫厘终于开口:“抱歉,我们没有飞行器。”

    “没有?!没有你们怎么来这么高的地方?!不会是未成年吧!卧槽,你们几个小孩子也太大胆了!那现在跟我上来,我带你们下去!”大叔说着,就要伸手拉人,却被司卓一挡了下,阻止了他要碰触莫厘的动作。

    大叔一怔,随后嘴角嘀嘀咕咕:“好小子,还挺厉害。就是脑袋不好使,算了算了,现在的孩子都寻找刺激,真是的!没法管教。”

    大叔絮絮叨叨的带着四人上了飞行器,然后便询问:“你们住哪里呢?我看我直接给你们送回家,交给你们的家长算了。”

    “这位先生,我们已经成年了。暂时迷路中。”

    “成年?”大叔倏地回头,惊愕的望着几个人,随后拍着大腿哈哈大笑:“没错没错,现在的小孩儿都喜欢说自己是大人,那你们几岁了?告诉你们大叔我已经一千岁了。不到一百岁都是未成年!”

    四人:“…………”

    刚想说自己几十岁的莫未央瞬间闭上嘴。对这里的年纪叹为观止。

    莫厘嘴角狠狠一抽,次奥,他们在这里竟然是未成年!!!!这个世界太恐怖了。

    “哎呀,我跟你们说,要不是我们新市长,你们现在早就被扔到管教所里等被家长接了。”大叔笑眯眯的讲述:“你们迷路了呢?没带着终端么?真是的,现在的小孩搞不懂啊,我家宝贝也是,总是说要自立,但是做的却让人啼笑皆非。”

    四人:“…………”

    “对了,现在正是播放新闻的时候,来听听吧。新市长其实真的是很帅啊!他和市长夫人简直太般配了,只可惜他们一直不要孩子。”说着,大叔叹息了一声:“说什么他们已经有孩子了,唉。听说他们的孩子现在还没找到。对了,我看你就挺像我们市长的么。”

    司凛邵眸色微闪,看向大叔:“给我们看看市长与市长夫人的照片。”

    大叔被司凛邵的气魄所摄,呐呐的就听从了吩咐,打开了终端。一对俊男美女夫妻的影像出现。

    看到这两位,莫未央瞳孔骤缩,忍不住喃喃道:“爸爸,妈妈。”

    莫厘叹息了一声。“还真是巧,没等我们找他们的消息,这自动就送上门了。”

    司卓一眼神闪烁,代码哗啦啦的划过,几分钟后,便擦了擦额头:“我找到了他们的消息,不过这里的终端等级很高,我暂时也只能碰触一部分。”

    “带我们去市长那里!”

    “我的天,你们刚刚说的什么?!你们不会真的是吧?!你真的是市长那个一直失踪的可怜孩子吗?!”大叔睁大了双眼。

    “我是。”莫未央嘴角勾起一个浅笑。

    “天,真是太像了。我这就带你们去!虽然他们现在估计在做演讲,但是应该会让我们进去的。”大叔吞咽口水,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这运气。随便教导个人就教导出市长失踪的孩子。

    这个世界飞行器是瞬移的,几乎在眨眼间,便出现在了一个巨大的广场上。广场中央是一座高台,下边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

    正在演讲的莫爸爸看到天空忽然多出一架飞行器,不知为何,心脏忍不住重重一抽,好似有重大的事情发生。那种来源于灵魂的喜悦还是很久很久以前发生过一次。

    “啊!是谁,快下来!不知道市长在演讲吗!”已经有人开始教育了。

    莫爸爸蓦然站起身:“等一下,让他们过来。”

    “可是市长……”

    “让他们过来。”莫爸爸脸色坚定,对他身边不解的女性道:“也许,我们的宝贝已经回到我们身边了。”

    女性倏地抬头,望了过去。

    在无数双眼睛的关注下,四个人随着位大叔下了飞行器,莫未央直直的望着台上熟悉的两人,扬起个灿烂的笑容:“爸爸妈妈!”

    “我的宝贝!”

    司凛邵见三人拥抱,好似一家三口,便冷哼一声,将人拉入怀中,居高临下的扫了眼莫爸:“你混的还行。”

    莫爸收起了激动的情绪,微笑道:“你没忘,我可是要揍你的。”

    “求之不得!”

    莫厘见到台上四人,嘴角溢出了笑容。这才是真正的家人,才是真正的幸福。以后,他们有好几个地方可以待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各位小天使一直以来的支持,这真是《上将》最后一章啦。期待新文再见~~ヾ( ̄▽ ̄) 166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