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文库

正文 64 小武器-番外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小日天和小袁黎的感情越来越好,今天小日天记得给小袁黎带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明天小袁黎就不忘给小日天捎一盒甜腻腻的巧克力。

    两个小小的人儿成天形影不离勾肩搭背,就差没穿一个裤裆。

    成修缘就算神经再大条,也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从前小日天一见到什么新鲜事物,圆圆的小葡萄眼放光的同时,第一时间叫嚷的就是揽回去给爹地瞅瞅。现在呢,小日天时时刻刻挂在嘴边念在心头的,变成了小袁黎。

    见着了一只飞着飞着挂在了树枝上的大雁风筝,赶着让壮壮的黑衣保镖哥哥拿下来,爱不释手的捧在怀里,喃喃的说着明早一见到小袁黎就要给他瞧瞧。

    莫云轩托人带回来的热带鱼,养在水墨丹青瓷釉的鱼缸里。

    小日天头一回见着这么多五彩斑斓小巧玲珑的稀有品种鱼,当下就噔噔的跑过去,一双白乎乎的小手撑着,莲藕般的小短腿扑哧扑哧的悬空晃荡着,趴在瓷缸边,探头探脑的盯着里面的小小海洋世界。

    再然后,左右看了两圈,滴溜滴溜的琥珀眼珠骨碌碌转着,冒着被莫云轩捉住打屁股的大不韪,从里面捞了一条扑腾着尾巴的彩虹鱼,快速小心翼翼的塞进裤子口袋里,接着,飞一般的捂着口袋火速逃离犯罪现场。

    “这是什么情况?”成修缘截住这个火急火燎的小人,指着他鼓鼓的湿漉漉的裤子口袋,看着地板一溜儿的水印,似笑非笑的问道。

    小日天有些着急,眨巴眨巴着眼,小舌头紧张的舔着嘴,低着头左顾右盼,生怕莫云轩闻声而动,当然,还不忘两手紧紧的的捂住口袋。

    “给你一个机会,好好说。”莫云轩果然还是过来了,看着自己蠢儿子绞尽脑汁开脱罪行的傻模样,皱着眉头,恨铁不成钢的疾言厉色道,末了,剑眉凝立的补充了一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小日天本计划着抱着自己软萌易扑倒的爹地的大腿,卖个萌撒个娇,再不成就撒泼打滚蒙混过关。

    谁成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光是听着莫云轩染了十层霜寒的低沉嗓音,他就小腿直哆嗦。

    好不容易壮着胆子抬头瞥了一眼自己爸爸不怒自威的凌厉俊脸,登时就吓得五脏六腑俱移位,颤颤巍巍的把鱼掏出来,战战兢兢的带着哭腔什么都交待了。

    “我就是……想给……袁黎看看……这小鱼……好漂亮……”小日天抽泣着,吸着鼻子,眼眶一圈泛红,浓密的睫毛湿润润的,皱巴巴的小脸哭丧着。

    成修缘一看自己粉嫩玉琢的傻儿子这幅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心疼的不得了,也不管那吐着白沫剩一口气儿挣扎的名贵彩虹鱼,就想把小日天揉进怀里,捏捏小脸拍拍背顺顺气儿。

    “我先不说这鱼有多贵,就说这是一个生命,老师有没有教过,不能随意伤害任何一条生命?再说,你想给他看,把他带回家,不行么?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跟谁学的?我是这样教你的?”

    莫云轩拉住成修缘,义正严辞的一字一顿说道,也不管小日天承不承受得住这劈天盖地的责问,势必要给自己儿子树立正确的世界观。

    之后,小日天把惨不拉几的小鱼放回瓷缸,面壁半小时,做了五分钟的口头检查,并且担任起以后的喂养鱼儿的重任后,莫云轩才暂且放过他。

    虽然成修缘有些嗔怪莫云轩是不是过于严苛了,但也只能被他说服,儿子不能娇养溺爱,无奈的戳戳他脑门,去厨房给父子俩做香喷喷的蛋挞。

    小日天的小日子就像一列装满鲜花的甜蜜火车,喷着蒸汽,慢悠悠的笔直向前开,除了莫云轩这个□□偶尔弄得他变变轨道,其他简直就是开往天国的幸福列车。

    但是,在这个高压快节奏时代,总是有正就有负,有朋友就有敌人,这在小日天非黑即白的纯□□里也不例外。

    虽然他还不能很好的理解什么是传说中的假想敌,但他却突然有了个潜意识里极其讨厌的敌人。

    说起来这事儿,也是个命中注定的孽缘。

    他叫莫日天,那小人儿叫史霸海。这两小伙伴要是联手,估计都不用买个窜天猴,直接就能上天入海,横扫千军,逐鹿中原。

    可是两人从来就没看对眼过。或者说,莫日天小朋友就是怎么看这史霸海怎么不顺眼。

    起因是某个清晨,他正兴致冲冲的从车上跳下来,连个告别吻都急得忘了给爹地,就风风火火的追着蹲在幼儿园门口角落的小袁黎跑去。

    等跑进了,才发现,小袁黎旁边还蹲着个小人,穿着小小的西装,别着红色的蝴蝶领结,一双油光锃亮的黑皮鞋,活脱脱一个社会精英白领的缩小版。

    “袁黎!”小日天上瞅瞅下瞧瞧这人,有些不满他挨着小袁黎这么近,当下就扭着□□两人中间,蹲下来,冲着小袁黎的右耳吼了一声。

    “啊!吓死我了!”小袁黎回过神来,抚着胸口,张着小嘴,惊吓的哀诉,又伸出食指放在嘴上,小声的嘘道,“你小点声,别把狗狗吓跑了……”

    小日天这才发现一只白卷毛有些脏了的小泰迪狗伏在地上,舔着腿,低声呜咽着。

    “我去拿一些火腿肠来给它吃,应该是饿了。”那个一脸严肃的小人缜密的分析问题,望着小袁黎郑重的说道。

    小日天只觉两人这是在……那个词怎么说的?眉目传情!对,没错,就是眉来眼去的隔空送秋波。他必须立即断绝这种行为,登时就很不爽的挑衅般的翘着下巴斜眼睨着问道:“你是谁啊?”

    不料,可能是气场过于强大,或者是声调过高,小狗马上站起来,抖了抖尾巴,一溜烟的迈着小蹄子就跑了。

    “哎呀,你干什么呀!狗狗跑了呢!”小袁黎追了两步,只看到小狗消失在街角的白色影子,有些着急埋怨的冲着小日天抱怨道。

    小袁黎跺跺脚,抹了抹眼角,委委屈屈的小跑进了园门……

    “我叫史霸海。”那小人站起身,整了整略微有些褶皱的西装,像个成熟稳重的大人般向小日天伸出了右手。

    小日天啪的一声打掉他的手,朝着小袁黎的方向追去,临走前,气鼓鼓的指着他说道:‘都赖你!袁黎第一次冲我发脾气,就怪你!’

    这梁子就算是结下了。

    之后,小日天发现,这史霸海着实是太难缠太坏了。

    在他还在背“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时候,霸海同学已经在吟诵“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在他还在咿咿呀呀的唱着“大风车吹呀吹”时,那位早把小星星的英文版唱的婉转悠扬;在他还在看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的动画片时,那假想敌已经在口述福尔摩斯全集给小袁黎听……

    小日天发现自己关于灰太狼今天又没抓到羊的故事,已经吸引不了小袁黎的时候,他彻底觉得人生颓败成了灰色。

    “傻儿子,今天怎么不开心?”成修缘看着小日天垂头丧气的灰心样儿,摸摸他的小圆脸,细声细气问道。

    “我才不傻呢!”小日天今天对这个昵称反应特别大,嘟着嘴,别扭的拧巴着小浓眉。

    “好好好,不傻不傻,我儿子最聪明了……”成修缘将宠溺发挥的淋漓尽致,好言哄着面前玩着手指头的儿子。

    “爹地,你教我弹琴吧!”小日天猛然抬起头,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成修缘,晃着他的胳膊,一副雄心壮志的高昂模样。

    成修缘也只愣了几秒,不知道今天傻儿子受什么刺激了,以往自己拨弦抚琴时,他都只在一旁专心堆积木,感觉自己爹地的琴声似乎还没摔盘子响好听。

    但之后,还是荡漾出笑意,牵着小日天去琴边。

    事实证明,小日天的耐心程度也就只有三分钟,不一会儿,就靠在爹地怀里哈欠连天,小手软绵绵的搁在弦上,眼皮直上下打架。

    十分钟后,他果断放弃,然后不甘心的愤愤不平的向爹地抱怨:“为什么那个史霸海什么都会,今天还弹了钢琴,袁黎听得一愣一愣的直鼓掌,老师还奖励了他三朵小红花……”

    成修缘哭笑不得的安慰着儿子,感情小日天这是遇到人生中第一个劲敌了。莫云轩回来后,他躺在床上,揉着肚子,笑着跟他傻儿子的爸爸报告这事儿。

    日天小朋友要是知道自己爹地爸爸这么嘲笑自己的人生困境,估计得哭天抢地的要离家出走。

    有了史霸海后,小日天的人生小火车就不是偶尔变轨,而是时常脱轨了。

    小袁黎也不是他一个人的了,经常被史霸海勾着去堆沙堡,以前给他一个人的巧克力也老分出一小半给史霸海,小日天只能有苦心里吞,用哀怨的眼神盯着小袁黎。

    转眼,磕磕绊绊的,莫日天小朋友的生辰到了。

    他正被爹地爸爸围在餐桌旁,站在椅子上,闭眼准备吹蜡烛时,门铃响了——

    “生日快乐!”小袁黎欢快的蹦哒跑进来,递给他一盒心形的巧克力。

    他打开来看时,这回儿终于是久违的一整盒满满的白巧克力!

    然后,他在爹地爸爸和小袁黎的簇拥下,双手合十,闭眼,郑重的在心里许愿:“我要永远和爹地爸爸袁黎幸福快乐的在一起!” 166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