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文库

正文 102 主CP番外-回归之路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行宫龙榻上,薛云舟对着光柱竖中指:“这就是你所谓的升级?这就是你所谓的20?说好的修改bug呢?你特么光提高系统的声音和智能有个毛用!穿越的根本问题能好好解决吗!技术不过关就别乱开发行不行!”

    贺渊按下他的中指:“斯文点。”

    薛云舟呼哧呼哧喘气:“已经够斯文了!这破系统要是能变成人形,我保准分分钟揍死它!每次都不让人把嘴亲完,开发者肯定是条单身狗!”

    贺渊摸摸他的头:“没事,多失败一次就当多了种不同的体验。”

    薛云舟敏锐地捕捉到他淡定神色下的心喜满足,想起自己失忆状态下出过的糗,顿时浑身不自在起来:“你太讨厌了,干嘛逗我?”

    “没忍住。”贺渊清了清嗓子,“你当时……你梦到什么了?”

    薛云舟捂脸:“别问。”

    “都老夫老夫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不说!我要打死那个渣系统的开发者!”

    这时,甜美的机械女声再次响起:“系统已完成更新,新版本30修复了历史版本的遗留问题,请穿越者放心使用。”

    薛云舟:“呵呵。”

    “考虑到穿越者在异时空阳寿未尽,新版本新增来回穿越功能,穿越者可随时随地自主选择待在哪个时空。”

    薛云舟语气平平:“哇,好厉害好棒棒哦,没事就开发新功能,你们服务器承受得了吗?会不会突然抽风把我们搅碎在时空乱流中?会不会我们还没到老年就要双双痴呆哦?”

    系统:“你在说什么我好像不太明白。”

    薛云舟冷哼:“还学人家siri装傻充愣。”

    贺渊:“……”

    再多吐槽都阻挡不了他们回去的决心,最后贺渊还是拉着发泄完情绪的薛云舟一起消失在光柱中。

    谭家兄弟在昏迷数个月之后终于醒过来,这次系统没再出什么幺蛾子,两人睁开眼不用经历头疼就自然拥有了一份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记忆。

    走廊上响起医生护士的脚步声,谭律从病床上坐起来,看着旁边跟自己大眼瞪小眼的谭洲,试探道:“系统?”

    谭洲双目陡然一亮:“渣渣!”

    对上暗号,两人同时松了口气,随即忍不住露出笑意,谭洲立刻下床蹭到谭律身边,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弯着眉眼兴奋道:“二哥!”

    谭律也回亲他一下,嗓音温柔:“我们回来了。”

    一段时间之后,谭循心情激动地赶到医院将两个弟弟接回家,路上又不可避免地问到了一车玫瑰花的事。

    谭洲正握着谭律的手用手指在他手心胡乱勾画,谭律恢复了血气方刚的年纪,再加上面对的是如此年轻的谭洲,自制力当然退化得不是一丁半点,听到大哥的问题就狠狠抓住谭洲的手不让他乱动,定了定神才回答:“是有喜欢的人了,也跟他互通心意了,过几天带给你看。”

    谭循大喜过望,激动得练练追问人家“姑娘”的年龄、品性、家世、相貌。

    谭律耐心极好地按照谭洲的情况仔细作答,不能答的就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谭洲美滋滋听着,低头窃笑。

    有过前几次失败的回归经历,两人都对彼此年轻的状态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在车上偷偷用手指缠绵了会儿,更多的是温情脉脉,可到家之后回到楼上房间,形势就完全不同了。

    谭洲摸到谭律那里,被谭律拉到卫生间一起洗澡,两人站在明亮的灯光下互相脱掉身上的衣服,赤诚相对,忍不住肌肤相贴,亲亲摸摸滑滑蹭蹭,热水撒下来,雾气弥漫,荷尔蒙迅速充斥在小小的空间,越来越浓郁。

    谭洲听着二哥明显变重的鼻息,主动往前顶了一下胯,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对方,心思就差拿只高音喇叭喊出来了,谭律眼眸骤深:“洲洲……”

    谭洲眯着眼啃咬他下唇:“二哥,虽然这次成功了,我还是要再说一遍,我爱你。”

    “我也爱你!”谭律一把将他抱起,将他压在墙上狠狠亲吻,“洲洲,我爱你!”

    都老夫老夫了,甜言蜜语自然不用太多,两人很快直奔主题,当场就用站姿做了一次,谭洲爽得手脚虚软,让谭律抱到浴缸里泡了个澡,回到床上喝点水又恢复了精神,继续发|浪撩骚。

    谭律闷哼粗喘,哑着嗓子道:“你吃不吃得消?别乱动。”

    谭洲嘿嘿笑:“二哥,你定力不行了啊!”

    “废话!你很行?”

    “我不行。”谭洲脸皮够厚,非常坦诚,“一个小时之前我还是初哥。”

    谭律:“……”

    谭洲:“当然,一个小时之前,你是老初哥。”

    谭律咬牙切齿地在他臀上连拍几个巴掌,迅速堵住他的嘴。

    谭洲满足地哼哼着将他抱紧,整个人都贴在他的身上。

    谭律将亲吻往下移,四处点火。

    谭洲眼角泛着桃红,被吻得水润光泽的双唇微微张着,呼出灼热的气息,心神被游移在身上各处的舌尖牵引,火烧火燎,当那舌尖下滑到臀缝的时候,终究抵不住强烈的心理刺激,痛快又婉转地叫了一声:“啊——”

    坐在客厅刚给妻子打完越洋电话的谭循手一抖,一脸惊悚地抬头看向楼上。

    贺律把身下的人伺候得魂飞天外,起身托起他的臀,准备跟他再来一次亲密的负距离接触,刚摆好姿势准备进入时,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暴喝:“畜生!”

    床上的两人被这一声怒吼惊得差点魂飞魄散,谭律迅速拉过被子将两人下半身裹起来,僵硬着脸看向站在门口面如包公的谭循:“大哥……”

    谭洲坐起身捂脸悲痛:完蛋!之前进来的时候迫不及待抱着二哥亲,忘记关门落锁了!

    谭循顶着一脑袋熊熊怒火大步冲进来,伸手指着谭律点了好几次,气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憋出一句:“看你做的混账事!还不给我下来!”

    谭律没有下来,只是略微调整了姿势,态度坚定地将谭洲揽在怀里:“大哥,你听我解……”

    “我还当你稳重靠谱,以为你做事有分寸,早知道你这么混账我就不出国了,就该待在家里看着你!这是你弟弟!你怎么下得去手!你对得起小洲对得起叔叔阿姨吗?!”

    “不是,你误会了……”

    “你刚刚在车上说什么?有喜欢的人了,一心一意要跟人家过一辈子?这就是你的一心一意?你对得起人家姑娘吗?谁瞎了狗眼要跟你这样的渣男过一辈子?!”

    谭洲迅速捂住自己瞎了的的狗眼:“大哥,你先听二哥说……”

    “小洲,你别怕,大哥不怪你,你年轻不懂事,被他骗了或是被他逼迫我都能理解,但他都三十岁的人了还是非不分,真是不可饶恕!”

    谭洲抬起脸,看向二哥的目光充满同情。

    谭律一个头两个大:“大哥,你先让我把衣服穿起来,我下楼跟你说。”

    谭循愣了一下,随后重重地哼了一声,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出。

    谭律抱着谭洲亲了亲:“别担心,我很快回来。”

    谭洲:”我不担心别的,就担心咱俩有没有被吓萎。”

    谭律:“……”

    谭洲没心没肺地笑起来,抬起脸在他唇上亲了亲:“我跟你一起下去。”

    半个小时之后,楼下客厅沟通完毕的兄弟三人坐在沙发上相顾无言,最后谭循打破沉默,一脸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那个……我没有要棒打鸳鸯的意思……”

    谭律谭洲同时松了口气。

    谭循不自在地站起身,两只手不知道摆哪里才好,只能互相搓了搓:“要不就当我刚刚什么都没看到……你们上楼继续?”

    谭律:“……”

    谭洲:“……”

    谭循虽说常年待在国外,接受到一些开放文化的浸染,可骨子里还是个本土老学究,一下子完全接受家里多了两个基佬的事实还是有点艰难,他本人对此倒没什么意见,对谭律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唯独对谭洲愧疚得不得了,好像是自己没管教好亲弟弟,把养弟给祸害了一样。

    谭洲好歹也是当了几十年皇后的人了,自然一眼就能看出他的想法,忙走过去按着他坐下,认真道:“大哥,你别多想,其实是我先喜欢二哥的,喜欢得不得了,没有人逼我,也没人诱导我。你想想嘛,二哥这么优秀,我不喜欢他不是眼瞎吗?当然要近水楼台先得月!”

    谭循:“……”

    “我是真心要跟二哥过一辈子的,时间会证明一切。”

    穿越到古代给二哥生猴子,不,生孩子,这种事还是不说了,太刺激,大哥估计接受不了。

    谭循叹口气:“你们两情相悦,我担心再多都是多余。”

    “没没没,一点都不多余,你是我在世上除了二哥之外唯一的亲人了,你多担心担心我,我才高兴。”谭洲连忙狗腿地给他倒了杯茶。

    谭循笑了一下,客厅里尴尬的气氛渐渐消散。

    谭洲在心里欢呼:“欧耶!搞定!”

    谭循喝了几口茶就匆匆回了自己卧室,也不知道是不想在这儿当灯泡碍眼,还是嫌弃这两人互相维护的黏糊样子闪瞎人眼,给他们留了句“好好相处”作为忠告,算是将这件事揭过去了。

    这会儿天光已经大亮,谭律牵着谭洲去了露台。

    沐浴在晨曦下,两人同时吸了口现代特色的新鲜空气,看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美景,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谭律揽着谭洲的肩,偏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早饭想吃什么?”

    谭洲弯着嘴角摸了摸脸颊,眼中盛满细碎的晨光:“跟你在一起,吃什么都好。”

    谭律对他的甜言蜜语非常受用,神色宠溺:”那就清粥、小笼包?”

    “我突然有点想吃kfc的汉堡。”

    “……你刚刚才说,吃什么都好。”

    谭洲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几十年没吃kfc了,我就是想吃一顿古代没有的,庆祝回归。”

    谭律立马投降:“好,听你的。”

    果然甜言蜜语这种东西对老夫老夫来说都是不靠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