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文库

正文 番外之《许了谁的幸福》(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眼瞧了一下过去,尽量做到不动声色,那男子眉宇之间尽是狂狷之气,想来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便做了在外人看来像是闺蜜间咬耳朵的动作,实际上我却有所担忧,“你跟那人接触过吗?”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想来认识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谁知格洛冰却轻轻摇头,“我不认识他,你不是不清楚我,这些人我从来不会主动去接触的,只是这阵子我总能看到他便查了查,没想到他来头这么大。”

    “你不会天真地以为他只是有跟踪的癖好吧?”我歪头瞧着她轻笑,“就你傻乎乎的,一看他就是对你有意思。”

    “别瞎说。”她赶忙让我噤声,脸颊却有点泛红。

    “咦?脸红了?一位就让你脸红,那另一位呢?”我朝着另一个方向奴了奴嘴巴,她看过去,却与另一方向的男子目光撞在一起。

    那男人生得也格外鹤立鸡群,只不过样子有些冷肃,他的眸光很犀利,不同于凌澈的狂狷,相反透着一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感,可是又忍不住让人想要亲近。

    他是……?

    有点印象。

    格洛冰有些微怔,眉心微微蹙在一起,但很快也敛下眼眸,没说什么转头过来,眸中透着一股子思索,我看得真切,那男人也在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目光丝毫没有转移。

    “怎么了?”我好奇问道。

    她轻轻摇头,近乎呢喃,“真是奇怪,这两人我都没有见过,可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似成相识,这种感觉真是奇怪。”

    “是不是你以前见过忘了呢?”

    “我不记得见过他们。”她肯定地回了句。

    我耸耸肩膀,也对,这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如果真是出现在眼前,又怎会忘记呢?只是看着凌澈,再看看那男子,看着看着的确看出点倪端来,不由拉住格洛冰的手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两个人长得很像啊,而且……”我咬着唇用力地想着。

    格洛冰扫了他们一眼,见我陷入沉思的模样便问,“而且怎么了?”

    想来我的眉头都拧成了麻花,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一件事来,“对了,就是他!”我示意她留意那个男子,“他叫凌,是mdg上市集团的创始人,据听说他好像是跟凌氏财阀有点关系呢。”我隐约记得他为学校赞助过一大笔奖学金,当时我也只是远远看了他一眼,现在仔细想来是他没错,这人年轻有为,白手起家,当时很多女学生都为他尖叫。

    格洛冰掩住唇,“这么年轻就是创始人?”

    “英雄出少年嘛。”我懒洋洋说了句。

    光眼的声。“可跟我有什么关系?”格洛冰终于将问题扯到自己身上。

    我抿唇一笑,“谁不定他们两个都想着把你抢去做压寨夫人呢。”

    “你这个丫头。”

    “我”我刚要逗她,却听到父亲在叫我,于是便笑着安慰她几句后赶忙过去找父亲。

    走远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远远地见凌澈走向格洛冰……

    “温瑜,看什么呢?”是母亲的声音。

    我回头,吐了吐舌头,却又看到了一对笑得极为慈祥的中年夫妻和一位男子,男子长相十分儒雅,看上去就是循规蹈矩的人。

    眼底下意识窜过警觉,再看父亲,却见他用眼神示意我稍安勿躁。

    “令千金近看更是漂亮,简直是跟厉夫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呢。”中年女人先开了口,上前便来拉我的手。

    我的笑容卡在喉咙里,这种场面就算我没见过也听过,老天,真是要给我相亲呢。

    “温瑜,叫席伯伯,席伯母。”父亲始终噙着淡淡的笑,叮嘱了我一句。

    心中哀叹一声倒也听着吩咐一一叫过,脸部又保持着始终如一的笑容,不经意扫过男人的脸,见他却一瞬不瞬地盯着我看,全身不由地泛起鸡皮疙瘩,又转眼看向父亲,露出求救状。我知道,这种事只有父亲才能护着我,母亲虽然心疼我,但毕竟是妇道人家也不能说什么。男人有什么成就我不大清楚,但这对席氏夫妻倒是有所耳闻,他们在政界也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总算是父亲的同僚,撕破脸总归不好。

    几人又寒暄了一番,男子始终没有说话。

    直到

    “还是跟年轻人一点时间吧。”是母亲的声音,她的声音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是最好听的,像是静静绽放的花儿般,说完后,她便冲着我眨了眨眼睛,示意我忍耐一下,母亲最终还是了解我的,她清楚我喜欢什么类型的男子,只是在这种场合不得不应付一下。

    席家二老自然高兴,赶忙拉着母亲离开了,将他们的儿子单独留给了我。

    “爸”我拉住了父亲的胳膊,嘟着嘴巴,相比母亲,我更喜欢在父亲面前撒娇,因为他比母亲还要了解我想要什么。

    父亲唇边的笑意扩大,眼底尽是从儿时便有的宠溺,伸手拍了拍我的手背,却看向男子说了句,“我这小女儿一向撒娇惯了,请别介意。”

    男子受宠若惊。

    “爸……”我自然不依,将父亲拉到了一边,急得都快跳起来了,“干嘛给我安排个呆头鹅呢?”

    父亲闻言后眼底的笑意更浓,“就你喜欢挑三拣四的。”

    “我才没有呢,再说了,我才十八岁而已……”

    “我和你妈妈也没打算让你这么早嫁人,只是在这种场合随便应付一下而已。”父亲倒是说了实话,低沉的嗓音透着对我的疼爱和骄纵,“既然不喜欢就随便说几句好了,找个借口离开也好过生冷拒绝,这年头不用跟谁结成仇家。”

    “还是爸好。”我忍不住笑了。

    “快去吧,别让他久等。”父亲拍了怕我,笑了笑。

    我点头,看着父亲走向母亲后,才懒洋洋地走向了他,他倒是一脸局促的模样,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你叫席宇?”我记得他母亲提到过一嘴。

    席宇连忙点头,又在我对面坐下,然后却又迅速站起来,吓了我一跳。

    “你、你想吃点什么?我帮你去拿。”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摆手。他又坐下,双手放在大腿上下意识搓动着,看得出他挺紧张的,我一直没有开口,男人总该主动些吧。

    半晌后他终于开口,“厉小姐,你、你很漂亮……”

    这男人小心过头了吧?我在心里哀嚎,却忍不住问了句,“你是结巴吗?”

    席宇一愣,赶忙摆手,“不,不是……”

    我看着他,咬了咬唇,转头扫了远处一眼,想要找个能够给我解围的人却失望发现没有,就连格洛冰也不知哪去了,那两个男人也不知所踪。

    叹了口气,我尽量让笑容看得优雅些,“席先生,能帮我拿杯香槟吗?”

    “好好好。”他赶忙去拿。

    见他离开,我松了口气,其实他倒是没什么,只是的确不是我的菜而已。没一会儿他便回来了,将手里的香槟递给我,我好奇,“你不喝吗?”

    “香槟里含酒精,我妈说了,不让我沾酒。”他老实地回了句。

    老天……

    我无语,但尽量压制自己,喝了口香槟后,两人依旧默默无语,他似乎也感觉到气氛的尴尬,清了清嗓子,“厉小姐,我觉得有必要跟你介绍一下我自己,这样对你我婚后的了解都有帮助。”

    闻言这话后,我瞬间瞪大了双眼,婚后……

    席宇却没理会我的表情,舔了舔嘴唇准备开始,我正要阻止,手臂却被一股劲力给拉住,继而整个身子被一条结实的手臂给揽住拥入怀中。

    是一堵十分温热厚实的胸膛,透着淡淡的木质香,很清爽很好闻,只是……我慌乱抬头,却与一双陌生的黑眸相对,他也低头看着我,唇边勾着浅浅的笑,形成了十分好看的弧度。

    他是……

    席宇许是吓坏了,站起身来又支支吾吾地问道,“厉小姐,你、你们”

    我只有吓傻的份儿,却听到男人开了口,他的嗓音像是天鹅绒般性感充满磁性,却透着一丝笑谑的成分

    “温瑜,我只是离开你了一会儿就这么急着认识其他男人?”

    这句话是说给我听得,他的神情看上去那么熟络,却令我一头雾水。

    “席先生,不好意思,原本今天我们打算公开关系的,谁知道温瑜跟我闹了点小矛盾,如果让你有了误会实在抱歉。”说完这番话,他便拉起我就走了。

    我实在顾不上席宇什么神情了,被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一路拉出了大厅,最后到了花园他才放开了我的手。

    他站在树下,水晶灯光静静在他脸颊上流转,这时我才看清楚,他的眼神多么邪魅不堪,连同他的笑都透着易于察觉的魅惑。

    “你是谁?认错人了吧?”我只能这么提醒他一声,事实上我真的不认识他。

    男人却笑得更加灿烂,朝着我走过来一步,我则下意识后退一步,他见了无奈低笑,又没有经过我同意便伸手将我拉了上前,笑着道,“我救了你,非但不感谢我还怕我,我有那么可怕吗?”

    救了我?

    我怔愣。

    “不喜欢那个呆头鹅为什么还要勉强自己?”男人放开了我,倚靠在树干上,一脸慵懒道。

    “你究竟是谁?”我心里惶然,他竟然察觉到我的一切,这令我很没有安全感。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答非所问,“你好香啊。”

    “你”我气急,咬了咬唇,瞪了他一眼后转身便走,真是疯子。

    身后,男人的声音却懒洋洋扬了起来

    “我叫龚烈天,你最好记住我的名字。”

    我猛地顿步,龚烈天!那个……军火大亨?怎么可能?因为一向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也自然听过这人的名字,虽说没见过他的照片,但也知道这人有着绝高智商,被称为军火天才,据听说,他自小便会研制武器了,是龚氏财阀的长子,只是风评不大好,因为他经常流连花蝶之中,是典型的花花公子。

    “我为什么要记住你的名字?”我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他,就算他是本尊又如何?总不会要我匍匐敬仰吧?对于花花公子,我一向讨厌至极,虽说他的确救了我。

    他的笑更加深邃,在月光下泛着幽暗不明地光,薄唇微启,那口白牙在光线下露出邪恶的光,却说了一句令我震惊的话来

    “因为我看上你了,你是我女朋友,当然要记住我的名字。”

    我倒吸了一口气,咬了咬唇,他盯着我笑,笑容那么淡定自若,我从没接触过这样邪魅不堪的男人,自然不知道该如何对付,牙齿都快要被我咬断了,最后只能提着长裙落荒而逃。

    男人的笑声回荡在身后,连同他大言不惭的话,“厉温瑜,你很快就是我的。”

    “神经病!”空气中,我的声音听上去颤颤悠悠的,最后逃进大厅的时候,我惊悚回头看了一眼,他依旧在那里,噙着笑,像是黑夜中准备扑食的猎物……qq1v。

    “温瑜,怎么了?”是大哥的声音,却吓得我尖叫了一声。

    大哥奇怪地看着我,见我额头上全都是细汗,忍不住埋怨道,“是不是跑出去玩了?”

    “没有没有,我刚刚、刚刚只是肚子疼去了洗手间而已。”我赶忙挎过大哥的胳膊,有了大哥这个高大的衣架子相陪,心中多少有些安全了。

    大哥微微挑了挑眉,锋利的眸光在我脸颊上打量着,我有些心虚,但还是冲着他崭露笑容,大哥这双眼睛跟父亲一样能够穿透人心。

    “大哥,我好饿,你陪我拿东西吃好不好嘛?”我干脆打起了撒娇牌。

    大哥无奈摇头,却也十分纵容地拉着我走向了餐饮区。

    身后,那两道含笑的视线始终都在,如针芒在背,我不敢回头,却也能感觉的到。

    夜宴,依旧继续。

    窗外的月色更加绚美,清风拂过,有花瓣飘落,我不再去刻意注意那两道目光,只是慢慢走向人群,与相识的人谈笑。

    未来的爱情如何我不知道,只是希望幸福平静便好……

    一切静好,许是所有人的希望吧。

    (完)

    亲们,《豪门惊梦》第一部到这里就全部完结了,八月初的时候会尽快开第二部,第二部会是全新的故事,全新的人物,甚至会带给大家全新的阅读感受,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会将最美的故事写给大家,拥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