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文库

正文 新书试读《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灰蒙蒙的天空,像是在为一个早逝的生命惋惜,从早上细雨就一直淅淅沥沥的下过不停。

    而雨伞边沿,那一滴一滴掉下的雨滴,不但滴在了那小小的土丘上,还落进了宁雪的心里。

    她没想到,四年前的那晚,他们的分别竟成了永别。再见到他的时候,他们却是阴阳两隔。她曾想好很多痛骂他的话语,在这一刻,却化成了天空飘飘洒洒的雨滴,渗进了大地,安抚着那个长眠不再醒来的人。

    身边所有的人都陆续离去,宁雪还牵着身边的小女孩,驻留在墓地。曾经他们是最亲密的,现在他们是隔得最近的。她想让这份无奈的释然,陪他久一点。

    “干妈,为什么爸爸的名字和照片,会在这石头上?”

    穆桐不解的看着墓碑。她今天不上学,是因为干妈说,她们要来参加一个聚会。她不明白,为什么没见到爸爸,反而看到了爸爸的名字和照片?

    鼻子一酸,宁雪的眼泪,随着雨伞滴下的雨滴落在地上。“他不是没来吗?我们把名字刻在上面,就是要惩罚他的意思。”

    “我知道了。就像不听话的小朋友,会被老师把名字写在黑板上批评的。”穆桐接道。

    宁雪点点头,带着穆桐鞠完躬,牵着她的小手,缓缓离开了让她压抑的墓地。

    踩在山下那平坦的路上,撑着伞的宁雪,回头看了看,身后笼罩在烟雾朦胧,立着无数墓碑的青山,还是有点不太相信那个年轻的生命,将永远留在了这孤寂的山上。

    “干妈!”

    就在宁雪回头看着那笼罩在阴沉沉天幕中的庞大墓地时,忽然感觉到穆桐紧握住自己的小手蓦然间紧了紧,似乎有些惊悚。

    “怎么了?”

    感觉到了穆桐的不对劲,宁雪迅速回神,望向了她。清幽的眼神一闪,狐疑的顺着穆桐的目光望向了前方,停在了迎面大步流星,朝自己走来的五六个身穿黑衣,高大壮阔的男人身上。

    这五名黑衣人昂首阔步,颇有些杀气腾腾,清一色的黑墨镜,让人望之胆寒。

    看到此幕,宁雪心中讶然,脑海中不自然的回忆起电影里那些有关黑道杀人越货的事。当即脚步一错,迅速拉着一脸害怕的穆桐站到路边,让他们过去。

    谁知,一行黑衣人,径直来到她们面前,将她们围了起来。

    “你们想干什么?”

    宁雪将穆桐藏在身后,强作镇静的大声喝道。她诧然着,什么时候惹上了这些人?不会是那边的人吧?这些年都没动静,现在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两个男人眼神一凛,上前一步,一人抓着宁雪一只胳膊,将她和穆桐生生分开。他们身后,一个长相凶狠的男人,踩着宁雪掉在地上的雨伞,微微弯腰,一言不发的将穆桐抱走。

    “干妈……干妈……”

    穆桐惊怕的哭声,响彻在空旷,寂静,葬着无数生命的公墓里。

    “把孩子还给我!你们这些土匪。”

    看着哭得伤心穆桐,被抱上一辆别克车,宁雪担忧的目光,聚集了心底的愤怒。不甘心的挣扎了几下,却发现,自己那点微弱之力,根本就挣不开两个抓着她胳膊的男人。

    这时,别克车的车窗,这时摇了下来。

    一张神情俊朗,似笑非笑的面孔出现在车窗上,深邃的眼睛,静静的停落在宁雪那张带着浓郁怒气的清秀脸庞上。

    “宁小姐,这个孩子被我们老板收养了,老板今天是接她回家的。”

    宁雪身边一个抓着她胳膊的男人,清晰的解释道。

    “他凭什么收养她?要收养,我比他更有权利!你们把她还给我!”

    宁雪根本就不相信他的鬼话。穆庭非出事才短短几天,他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办好了一切的收养手续?除非他早就知道穆桐的存在。可是,穆庭非出事那天,为什么他没去幼稚园接她呢?今天是穆庭非出殡之日,他怎么没有参加?这说不通!

    看她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男人微微咧嘴,刀削石刻的面部线条一下变得柔和不少。扬扬嘴角,他转头给前面的司机低语几句。

    司机开门下车,拿着一张纸走了过来。“宁小姐,这是我们老板申请收养孩子的同意书,相关手续早已办好。老板还说,谢谢你这几天对孩子的照顾。”

    看着抢孩子变成合法化,宁雪怔怔的说不出来话。可要看着可爱的干女儿,被这不知根底的家伙抱走,她实在有点不放心。只是,对方人多势众,不放心又有什么办法?

    直到别克车开走,抓着宁雪的两个男人才松了手。

    看着逐渐在视线里变小的别克车,宁雪揉着还在发疼的手腕,怒从心起。要孩子,至于像土匪一样抢吗?一定有问题!

    上了车,宁雪一踩油门,汽车一溜烟,蹿了出去,朝着别克车疯狂的追了上去。她咽不下被人蛮横抢孩子这口气!

    很快,宁雪的车超过了抓她的两个人的车。

    车里的男人们,脸色一变,拿起了电话,请示起他们的老板。“老板,宁小姐追了上来。要不要阻拦她?”

    “不要拦她,让她追。”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宁雪看了看后视镜,不解了。为什么没人阻拦呢?不会都是一群睁眼瞎吧?这样也好!省得我得想办法去摆脱他们。

    “哼!对我无礼,弄坏我的伞,我也让你瞧瞧我的厉害!”

    一咬牙,宁雪再一次加大了油门。汽车如离弦的箭飞似的朝前面的别克车追了过去。

    依旧飘着毛毛细雨的宽阔马路上,车流都按限速有序行驶。突然一辆发疯一般,见车超车的红色跑车打破了这有序的场面。不少车主,看到红色跑车靠近,很自觉的避开它,以免招上不必要麻烦。所以,红色跑车这一路都跑得畅通无阻。

    “老板,你看这……”

    别克车里,驾驶座上的司机,担忧的看了看后视镜里越来越近的红色跑车。

    男人微微一笑,淡然说道:“她喜欢收罚单,随她好了。”

    他很想看在这到处都是车的马路上,她追上又能做什么?

    在一转弯处,宁雪仗着别人都避她远之的优势,追上了她讨厌的别克车。与他并排行驶时,对他们吐吐舌头后,拿起副驾驶上她还未喝完的饮料瓶就扔了过去。

    男人接住瓶子,转头,依旧没有太多表情。“商量个事。”

    “除了把穆桐还给我,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商量的?”

    宁雪看了一眼,脸上还挂着泪的穆桐,丢去一记白眼给男人,眼光瞟了瞟前方不远的收费站。好像有交警呢!

    “你不是想看到这孩子吗?这样吧,你来我家做保姆,你就可以天天看到这孩子了。”

    虽然男人的话语很平静,可他狭长的双目里却是带着一丝轻佻的神色。在宁雪身上溜了一圈,他俊朗的脸上流露出一点遗憾来,这身材板瘦了点,不够丰满。莫非她只长个子不长胸的?十七八岁的孩子,都比她发育好!

    瞥见他不怀好意的眼光,宁雪顿时怒火冲天,伸手拿起挡风玻璃前的一件东西,就朝男人砸了过去。缩回手的时候,她马上就后悔了——她把家里的钥匙给扔了。

    变脸一般,她堆起了如花一般的笑容。“帅哥,请你把钥匙还给我。”

    说这话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好虚伪,好无耻。居然称这臭男人为帅哥,真是对不住天底下帅哥了。

    戏谑的挑了一下眉头,男人把手伸到车外,悠闲的晃着。

    “别给我弄掉了!你还给我吧!”

    看着在车窗外晃悠着的钥匙,宁雪的心也跟着晃荡起来。要是他手一松,这钥匙还不知道该怎么捡起来呢!看了看后面离自己很远的车,宁雪手里的方向盘一转,向着别克车靠近。

    “金岛别墅。”

    握着钥匙,男人缩回了手,悠闲吐着几个字。摇上了车窗,他不再理会冲他发射带着熊熊怒火眼刀的宁雪,因为他的电话响了。

    “说!”他命令着。

    “欧阳集团明天有个会议。据说是商谈有关下届根雕大赛的事。”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破坏掉!”

    根雕赛的接洽会,轮得到他吗?男人冷笑一声,阴郁的脸上露出了仇恨的目光。手里的电话,就像是手刃仇人的刀一样,即使挂掉了,依然被他紧紧握在手里。侧头望着边上红色跑车上的女人,他仿佛听到了那个老头凄惨的痛哭声。估计他的哭声是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乐章。

    被吓坏了的穆桐,不舍得望着车窗外那张愤怒的脸。好一会儿,她抬头对男人说道:“叔叔,你是坏人。你惹干妈生气了。”

    男人微微一笑,面露阳光,不再有刚才的阴寒之色,捏捏她的小脸,尽量温柔的说道:“该改口叫爹地了。宝贝,想不想再见到你干妈?”

    穆桐的眼睛里闪过惊喜的异彩,使劲点点头,也不再哭丧着脸了。

    “那你就好好听爹地的话。爹地保证,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跟我们天天在一起。”

    穆桐的脸上浮现出了开心的神采,看着窗外那哭丧着脸的人,她眼睛里带着了期盼和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