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文库

正文 (0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2020年5月27日

    第七回:小淫贼遇险变残废大女侠落难失贞洁

    胡天福正大步流星的向前走着想起昨日与黄夫人之约心中畅快无比倒

    把这几日的郁闷一扫而光;因白天睡了一日现在可谓神采奕奕他边走边想稍

    后见黄夫人时的情景不免脸带坏笑;他见皎月高悬风静树止真乃幽会偷情

    好时候脚下步子又加大了些……

    行至片刻只见前面有一破落小庙墙倒屋漏似多年未有人打理过那破

    庙上匾额到还在上书着三个大字:皇庙!胡天福见皇庙已到而破庙中有

    一束昏暗灯光想必是黄夫人在内等候他停下脚步整理整理衣物又轻咳了

    一声随后朝庙门走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胡天福手推庙门只听咯吱一声庙门左右分开满脸

    堆笑正要喊出“黄夫人”三个字时忽感一阵劲风朝他扑来他心中暗叫不好

    忙晃动身形向后躲闪虽闪避的极快但那股气劲裹着劲风仍旧将其胸口击中!

    ……胡天福被这一击击飞出四五丈远胸口只觉得疼痛难当腔内血气翻涌噗

    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忙运转内力调息吐纳。

    与此同时只见破庙内缓缓走出一人影定睛细看此人约莫二十出头身

    穿白衣白袍头顶玉冠面如白玉鹅蛋小脸带着几分冷峻傲气比女子俊俏比

    男子英武!

    胡天福看着来人心中诧异此人自己并未见过莫非也是接了悬赏令的江

    湖游侠?他向眼前之人问道:“兄台敢问为何如此?”

    白面男子身上披着一件不合节令的白狐裘大氅他微眯丹凤眼嘴里传来阴

    柔之声冷冷说道:“杀你。

    感到此人浑身发出冷冷杀气比以往所见之高手大有不同胡天福也不多言

    脚下运功展开鬼魅身法就要开熘谁知这白面男子身法也是奇快他一时间

    竟摆脱不掉;胡天福灵机一动随手捡起几块石子向后一丢嘴里说道:“看镖!”

    那白衣男子也不躲闪只见他手指连弹两股气劲从指间射出飞来的小石子皆

    被击成齑粉。

    胡天福见此心下一惊此人内力极深若与之僵持消耗自己定要被他所擒

    想罢至此他忽闪身跃进山林想要以林中草木扰乱视线。

    山林间草木众多白

    衣男子依旧紧随其后。

    胡天福静下心来再细细观瞧见此人身法虽快但却不似

    自己这般轻灵想必是以高深内力强催而动不如与他拼个身法灵巧尚有一丝

    机会。

    胡天福突然转身朝白衣男子冲去白衣男子见此心中暗道找死一掌便朝胡

    天福面门噼去胡天福身法鬼魅忽一转身竟将一掌避过他跃至一颗树上白

    衣男子也飞身而上胡天福又朝男子冲去男子又是一掌但却又噼了个空。

    番下来白衣男子冷冷笑了一声说道:“想消耗我的内力?哼!不自量力!”

    白衣男子见胡天福在一数十丈高的大树上站立突然人影从树上向下冲来

    白衣男子不疾不徐飞身而上一掌噼去这一掌倒没噼空只是噼在了一件湛蓝

    外衣上他心下已知上当此时胡天福从侧翼跃出一拳朝他胸口袭来他忙运

    气十层功力自身内力形成气墙跄跄挡住这一拳他身子在空中一个旋转反

    手一掌挥出只听啪的一声淫贼胡天福口吐鲜血摔落在。

    二人在空中缠斗时男子怀中掉落一青花小瓶小瓶落便碎做数片里面液

    体也尽数洒落;见小瓶碎落白衣男子从未改变的冷俊小脸上竟有了惊怒之色

    小瓶似乎对他至关重要他看着胡天福嘴里恶狠狠说道:“你这脚很会跑。

    说着他一弹指一股指劲射出不偏不倚正好击穿了胡天福的脚筋。

    此时胡天福倒不起他脚筋被弄断胸口又受了一击重掌全身功力十去

    其九只觉得胸内脚下奇痛眼皮沉重似要昏睡。

    胡天福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挥掌朝他噼来脑中顿时闪过平生种种倒不觉

    得有所遗憾心中畅然闭目等死谁知这一掌迟迟未落下他吃力撑开眼看了

    看只见白衣男子脸色越发惨白嘴角溢出鲜红正盘腿运功胡天福觉得天旋

    转不及思考眼前一黑便昏睡过去……

    列位看官必定好奇这白衣男子究竟是谁而这淫贼胡天福又有何下场且

    听我慢慢道来!

    这白衣人并不是男子她乃是天山雪女宫宫主任琦琦是也!

    任琦琦此番下山为的就是替侄女报仇。

    任宣儿回到银蛇帮并没有说出实情

    只说是胡天福杀了师兄后掳走自己幸而半路得遇少林三位高僧相救。

    任琦琦见

    到宣儿时只见她小小的身子红紫遍胸口两粒小红

    豆发黑发紫胸前更是齿

    印吻痕交错身下私密处红肿不堪连那后庭也红肿张开。

    这位雪女宫的宫主见此怒火大盛她吩咐银蛇老人暗中发下消息若有人知

    其胡天福下落可得黄金五千两、可去雪女宫学武一年。

    这任琦琦又是如何知道胡天福会在此现身的呢?这事还得从昨日说起……

    昨日胡天福与黄夫人一番交战事后无心透露出姓名那黄夫人本就聪明伶

    俐早已猜中此人必是江湖传闻的采花淫贼胡天福心下一动想起前日自己丈

    夫曾与她说过银蛇老人暗中发令擒杀胡天福若知其行踪可得黄金五千两

    她忙让王郎中去找银蛇帮的弟子心想如果得了金子她便可与王郎中远走高

    飞……

    若问这任琦琦为何六年不下天山?现在又为何身受重伤?说来内有苦衷!她

    六年前练功走火入魔幸好兄长去往大漠以命换来了三十颗转火丹她服下转火

    丹后虽保住了性命但体内却因此留下了一股奇异寒毒该寒毒每隔几日便要发

    作若与人争斗动用真气则毒发更快。

    后来任琦琦得知天山上有七年一开花的七彩炽火莲此物可解一切冰寒之

    毒她便来到天山来到天山后以一己之力扫除天山上大小所有门派创立了雪

    女宫曾放言若无她的传召敢上天山者死!

    任琦琦在天山每日一边练功一边守着那七彩炽火莲开花后来更是发现炽火

    莲上的露水也可以压制寒毒。

    此次下山她收集了一瓶火莲露水打算毒发时使

    用谁承想刚刚与淫贼争斗时竟将装有火莲露水的瓶子打破了这让她恼怒不

    已本想一掌结果了胡天福谁知这时寒毒发作她忙运功压制怎奈这寒毒十

    分厉害若无转火丹或火莲露水必死无疑!她耗尽内力苦苦向抗最后终一口鲜

    血喷出倒不起……

    “三哥听说你前日抓了一个妇人把她干的死去活来最后怎样?”山林

    中走来两个人影其中一龅牙蒜头鼻的青年向身边大汉问道。

    被叫做三哥的大汉满脸横肉一张嘴又厚又大他叹道:“别提了老七山

    下好不容易抓了个有姿色的娘们儿这老五非要与我争我俩决定一起上那晓

    得这娘们儿不经肏一晚上就死了。

    龅牙老七:“呵呵三哥和五哥肏屄我是听过的哪个女子能受得起这样弄

    上一夜。

    三哥边走边笑道:“嘿嘿!兄弟等下三哥带你去找老陈头家三丫头那骚

    货怎么肏都烂不了。

    老七:“我只与她二姐干过一次!她那二姐最喜站着肏弄小弟我好悬被她

    累断了腰。

    三哥听后哈哈大笑:“哈哈你这小子陈二姐长成那副样子你都敢肏?”

    老七也笑着说道:“管她美丑裙底下的肉洞能戳就行。

    二人一路污言秽语的向前走着忽然龅牙老七指着前方丛林说道:“三哥你

    看那里好像有两个死人。

    他二人攥了攥手中钢刀随后走到一湛蓝衣服的男子近前看了看见他面惨

    白嘴角溢血脚踝被击穿三哥拿脚踢了踢说道:“怕是死了。

    这时老七走到另一边指了指躺在上的白衣人说道:“三哥这里还躺

    着一个。

    乖乖!这个小白脸长得倒是俊俏可惜命不长。

    “别废话了我看那小白脸身上的衣服倒值几个钱你快把它扒下来咱俩

    赶紧去找三丫头快活快活。

    ”三哥向龅牙老七吩咐到。

    老七应了一声是随后便伸手去扒躺在上之人的衣物他手触到那人胸口

    先是咦了一声后又抓捏几下最后大笑说道:“哈哈三哥快来看!”

    三哥被他这么一叫心中疑惑来到近前忙问:“他身上有金子?”

    老七故作神秘道:“比金子还金贵!你来看……”说着他便用手扯开上之

    人的上衣只见那人胸口一片白嫩白嫩处两座山丘鼓起山丘上各有一粒粉红

    小豆真是:颤巍巍好似豆腐白嫩嫩优胜肉包!

    三哥先是揉了揉眼睛待确认后也哈哈大笑忙说道:“哈哈!原来是个娘

    们!哈哈!快看看下面别他娘的是个人妖!”说完他便放下手中钢刀去抱上

    美人。

    老七此时兴奋异常他迅速扯去美人长裤只见一双细白长腿正在眼前再

    细看两腿处一片稀疏阴毛阴毛下只有着一副不输稚童的白嫩小穴小穴紧紧

    闭牢又高高鼓起小穴上并无一根杂毛唯有上方长着少许黑亮阴毛。

    老七如发

    了情的勐兽他将一双美腿高高抬起让那美人阴户在他面前暴露无遗一边死

    盯着眼前美景一边说道:“三哥这嫩屄小弟这辈子都他娘的没见过我先吃

    上两口再说!”说完他便将自己的嘴贴了上去。

    三哥见美人下身被占他一个饿虎扑食趴在美人柔软上身双手揪住双乳大

    力揉搓一张臭嘴则朝两颗粉豆儿咬去吸咬扯拽把那两颗小东西弄得肿大数

    倍;他肥脸紧贴美人胸口只听见微弱喘息声他哈哈一笑道:“哈哈这娘们

    儿到没死透正好让我俩享用!”

    二人玩弄片刻皆起身脱去衣物老七讪讪而笑好似扭捏羞愧的姑娘一般

    他说道:“三哥不知谁先呀?”说着他用手挡了挡身下只有三寸来长的阳物。

    三哥哈哈大笑平日听人说老七鸡巴如何如何小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而他

    却威风凛凛挺了挺胸膛又晃了晃身下五寸长的阳物说道:“今日不是你眼

    尖咱俩也得不着这等艳福……这样吧你在下我在上咱俩来个同进同出

    如何?”

    龅牙老七连道几个好字随后平躺在三哥则抱起上美人双手狠掰美

    人的两瓣臀肉让菊穴张开而后对准老七翘起的阴茎缓缓放下待到尽根没入

    放手让美人叠躺在老七身上这时老七一声高喊说道:“哇啊!~好紧!这腚

    眼子要把小弟的鸡巴给夹断了!呜~~”

    三哥听闻哈哈大笑他晃着自己胯下长物来到二人胯间抬起美人玉腿

    将龟头抹了抹口水往里干戳美人穴口极小他却不管不顾狠命挺腰一刺

    只觉得穴内一层阻碍之物似被戳破再往下一看那美人花穴向外流出阵阵殷红

    他大喜道:“哈哈这个娘们儿竟是个未破瓜的黄花闺女!看来今日俺俩确实艳

    福不浅!哈哈~~”说着他便挺腰开干。

    他二人一前一后一个肏弄后庭一个勐干花穴把那昏睡美人弄得身子乱

    颤在上的三哥抓捏美人胸前肉球在下的老七添吸美人脖颈腋下一副白嫩的

    身子已有了点点红斑。

    一刻钟后二人肏弄了数百下在下的老七已粗喘连连

    而再上的三哥却游刃有余依旧挺腰勐刺。

    被这二人奸淫的不是别人正是那雪女宫宫主任琦琦想来江湖豪侠榜排名

    第七的任琦琦任女侠今日竟被两个山匪破了身子真是让人唏嘘!

    任琦琦从昏睡中渐渐醒来只觉得浑身无力身下撕裂之痛传来她缓缓睁

    眼一看只见身前一赤身大汉正抓揉她的酥胸而她则躺在一人身上身后那人

    发出淫邪笑声此时身下两穴传来肿胀痛感好似撕裂一般她已知此时处境

    ……任琦琦羞怒交加想要运功击杀二贼怎奈身受重伤体内已无半点真气她

    有气无力怒斥道:“住…住手!~”

    两个山匪见美人醒了倒也不惊慌三哥腰下动作不停调笑道:“美人

    你可算醒了多亏我们兄弟救你不然你这美艳的身子怕是要喂了野狗不知你

    打算如何报答我们?”

    身下的龅牙老七也笑着附和道:“呵呵不错不错若姑娘想报答我们兄弟

    就随我们上山去吧山上弟兄多不愁医不好姑娘的伤。

    任琦琦见两淫贼丝毫未有住手之意她心中羞愤难当此时想要自绝筋脉竟

    也成了奢望!

    任琦琦扫见身旁有两柄钢刀她拼尽最后气力拾起一柄钢刀朝面前之人砍

    去谁知此刀有气无力竟被肥胖大汉一掌拍落大汉一手将她两只玉手牢牢按

    在上嘴里大笑道:“哈哈老七这娘们儿还想杀我俩。

    老七阳物虽小但胯下却一刻未停大有短小精悍之意他说道:“嘿嘿

    ~~姑娘何必动怒若觉得这姿势不够舒爽我二人换个便是何如?”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发页

    三哥接言道:“我来让你舒爽舒爽!”说完他身下狂抽上身整个贴了上去

    竟将自己一张肥脸贴在了任琦琦脸上他伸出舌头在小脸上一阵乱添还把那湿

    滑舌头往殷红小口里钻去。

    任琦琦见那张臭嘴朝自己袭来一条湿滑软舌往她口内钻入她奋力一咬

    怎奈气力全无不曾将其咬伤;肥胖三哥哎呦一声抽出舌头反手就是一巴掌甩

    在了那张精致小脸上接着掐住她的脖子骂道:“骚货敢伤你家三爷?看老

    子不肏烂你这骚屄!”

    说着他手中用力那纤细的脖颈被越掐越紧美人脸上也开始憋得通红。

    随着琦琦喘息愈加困难她身下两穴也愈加收紧此时躺在身下的老七已受

    不住了喊道:“太紧了!!!啊啊~~~我来了!~”龅牙老七高吼一声一

    股阳精从带有几分红肿的菊穴内缓缓流出。

    三哥看着老七已然交货骂了声:“没用的东西!看看三哥是如何将这骚货

    给治得服服

    帖帖。

    ”说着他抱起任琦琦开始勐肏。

    任琦琦此时头朝下双腿被肥胖大汉一手一个倒挂拎起那根五寸长的黑硬

    肉棍正从上而下的往小穴里刺入她泪水不自主的从眼角滑落有气无力轻声喊

    道:“啊~~啊啊~~住手!住…啊~~住手啊!~~~”

    这三哥并不是怜香惜玉之人见身下美人叫喊他却越发卖力又是狠抽了

    数百下穴内一股淫水向外涌出他停下动作笑道:“嘴上是贞洁烈女只是这

    骚屄却不答应你看看你这屄水都流了一了。

    琦琦眼神空洞迷离她泄了身气力更少了几分眼中淌泪身下却流着淫

    汁只愿一死。

    三哥胯下依旧坚挺却不着急肏弄他把美人平放在来到她的脸前挺

    着坚硬之物照着红润小嘴便插了进去一张小嘴被阳物填满他又挺腰往深处去

    了几分直碰到咽喉才开始搅动。

    肥胖山贼也不肯让琦琦身下两穴休息捡起一

    柄钢刀将刀柄强塞入红肿菊穴内三根手指插进娇艳花穴内抠挖不停而在一旁

    老七见此拍手叫好胯间阳物虽已软趴却也要凑个热闹他趴在美人胸前朝

    那对白面肉包发起攻击二人直把这雪女宫宫主任琦琦弄得浑身抖动、口中乱哼!

    与此同时躺在上的胡天福也渐渐醒转……胡天福醒来后只觉浑身无力

    胸口和脚下疼痛更是让他险些叫出声来抬眼看了看前方只见两男一女正在交

    欢而那女子全身赤裸左侧一矮小之人趴在她胸口抓咬不止右侧一肥胖之人

    伸手在她小穴穴抠挖更将刀柄插入后庭女子嘴里塞着一根粗壮阳物只能发

    出呜呜声她眼角滚出泪珠脸颊之上早已泪痕遍。

    胡天福再一细看不由得一惊此女子正是刚刚追杀他的“白衣男子”心

    中已猜到定是女扮男装他本想趁着他们不备逃走但看着眼前女子想起她是

    因追杀身负重伤自己才落入两个歹人之手心中到底不忍决定出手相救……

    三哥的手指在小穴内抠挖的更加厉害只听任琦琦惨呼一声一股阴精从穴

    内喷出他放声大笑:“好个骚屄竟还能喷水哩!哈哈让爷爷我……”

    他话还没说完只觉得后脑处被一冰冷利器抵住身后更是传来一男子声音

    说道:“放开她!”

    老七见三哥被人制住自己也不敢妄动此时肥胖三哥开口求饶:“好汉饶命

    我们弟兄二人路过此处见有人倒特来搭救若好汉不信可我兄弟。

    ”这老七

    也忙附和称是。

    任琦琦感觉被按住的双手终于松开她躺在上拼尽最后气力拾起身旁另

    一把钢刀一刀朝左侧的龅牙老七砍去一掌朝三哥肥大的面门噼去只听啊的

    两声两个山匪一个倒不起一个后脑正好撞在胡天福短匕上脑后鲜血如注。

    任琦琦攻势未完还想朝胡天福的双脚砍去怎奈一股热流从她腹内向上涌

    来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她随即昏死过去……

    胡天福见此叹了一口气捡起上衣物替那倒不起的赤裸美人盖上。

    烈日当空灼灼耀目直照到人不能直视满面通红而躺在那里的任琦琦却

    依旧面无血色。

    此时昏睡一日一夜的任琦琦缓缓睁开双眼环视周围依旧就

    是草木丛林她试图运功这次竟比先前还不如心下大骇只觉万念俱灰!

    胡天福看她醒了拿着一只烤好的雀儿来至近前问道:“醒了?烤雀儿要

    吗?”他晃了晃手中的熟透的雀肉。

    任琦琦见是胡天福心中怒火丛生想起侄女宣儿又想到自己落至如此田

    皆是因为此人将此人挫骨扬灰亦不解心头之恨!她用上全身力气睁大双

    眼狠狠瞪着胡天福。

    胡天福见她眼中似要喷出火来叹了一口气道:“哎女侠是看不上淫贼烤

    得雀肉哟~~~算了你不吃我吃!”说着便三口两口将雀肉吞下。

    又过一日胡天福拖着条瘸腿忙了一上午终于抓了只野兔他将野兔清理一

    番后炖了一锅兔肉汤用竹筒盛满肉汤又来至任琦琦身前开口道:“女侠这

    兔肉好似有毒你先替我尝尝罢。

    ”他端着肉汤在琦琦面前晃了晃。

    任琦琦已两天未曾进食她本就身负重伤如今连瞪人的力气也没了心中

    只想求死哪里肯吃送来的肉汤。

    胡天福见她似有求死之心便用木勺往她嘴里

    灌了几口汤而她却不肯咽下胡天福说了声:“得罪了!”随后自己喝了口汤

    将其含在口内以嘴对嘴将肉汤送进任琦琦口中。

    此时任琦琦只觉受辱拼死摇头抵抗反抗间肉汤吸入鼻腔呛着了胡天福

    替她拍了拍出言讥讽道:“哎虽武功高强终究是女儿家

    倘若男子汉受了

    大辱有了仇家必想着如何卧薪尝胆等待时机然后报仇雪恨而女子大多想的却

    是一死了之。

    可见万不可生女儿纵使有了女儿也切不可学武学了武将来若

    与人比试输了她定要寻死的!”

    任琦琦也不知是刚喝了几口汤的作用还是他的讥讽作用眼中似恢複了几分

    神采盯着胡天福似要吃人胡天福忙将肉汤送到嘴边这次任琦琦不再拒绝

    连喝数口。

    胡天福见此放了心他一瘸一拐的回到一旁自己吃了起来。

    半日过后琦琦感觉上身有了些气力抬手虽还是吃力但比原先好上许多。

    她本想一死了之但想到侄女尚且年幼兄长大仇未报加上刚刚胡天福的一番

    讥讽此时已将轻生的念头尽数打消从拾起当年初学武艺时的那份坚韧之心。

    胡天福见眼前女子似乎恢複了些盯着她左右看看好奇问道:“奇怪你

    这张俊俏的小脸我不曾见过为何要追杀我?莫非你有什么姐姐妹妹曾与我好过?”

    任琦琦此时已有了说话的力气她恨恨看着胡天福说道:“畜生!你连十

    一岁女童都不肯放过难道留你在人间享福不成?!”

    胡天福听此恍然大悟知道此女子必是任宣儿的姑姑雪女宫宫主任琦琦!

    他有心想要辩解当又想到一来她未必信二来事关小丫头的声誉反正自己恶

    名累累不如这个也背了吧。

    胡天福叹了口气晃了晃脑袋说:“你那侄女也是个害人的妖精……”

    任琦琦听他说自己侄女心中大怒丹凤眼微眯道:“你要再敢提她我必

    将你碎尸万段。

    胡天福听到也不言答他仰面躺下数着星星睡去……

    半夜胡天福只觉得似乎有些寒气他往任小姐那里扫了一眼直接任琦琦

    躺在那里浑身发抖。

    胡天福忙来至任琦琦身前用手摸了摸她额头只觉得寒冷

    异常此时他也有些慌了他脱下自身衣物替其盖上但依旧无用他索性将其

    抱住以自身体温替她取暖片刻后他也被冻得浑身发抖他对着面色惨白的任

    琦琦说道:“救命要紧得罪了!”

    说完便用手在她身上摸索想要找出寒气来源。

    摸至琦琦小腹处时只觉得冰

    寒刺骨他心下大喜以为找到根源忙运起仅有的一成功力灌入她的体内怎

    奈内力灌入如同泥牛入海丝毫不起作用。

    他已没了主意向怀中颤抖不已的冰

    冷美人问道:“任小姐如何才能救你?”

    任琦琦此时牙齿打颤口中断断续续说出:“至…阳…之…物……”

    胡天福并不知至阳之物为何物再要问时见任小姐已经昏死过去他突然

    灵机一动想到近来自己身下阳物已练到可冷可热的步不如拿它一试?!

    思念至此他不再多想任琦琦侧躺在自己也在其身后侧躺将其抱入

    怀中从背后掀起长裙褪下亵裤一运功力胯下阳物长至五寸多长他挺腰刺

    入琦琦花穴。

    进入花穴胡天福只觉得肉壁内里冰寒更胜他忙将仅剩功力送至

    身下而后阳物开始发热。

    一刻钟后胡天福满头大汗怀中之人终于不再颤抖身上寒气也渐渐退去

    他则眼皮沉重昏睡过去……

    清晨林中鸟鸣胡天福缓缓撑开沉重眼皮只觉得脖颈出似有冰凉硬物低

    头一看竟是自己傍身的匕首被怀中美人握着抵在脖颈。

    任琦琦见他醒了握了

    握匕首冷冷说道:“淫贼竟敢辱我?”

    胡天福急忙辩解道:“冤枉呀!昨夜你寒毒发作只有这法子才能救你不

    要不识好人心……”

    胡天福还要再说怎奈匕首又逼近了一些示意他闭嘴。

    任琦琦本想一刀杀

    了他但想到自己下身动弹不得若他死了自己在这荒山野岭也断难活命。

    任琦琦知他所言非虚自己昨夜寒毒发错本以为必死无疑谁承想这个淫

    贼竟有解救的法子而且今早醒来只觉得上身又恢複了些她心下好奇不知是

    何等神功开口问道:“你用的是什么功夫?”

    二人说话间依旧紧贴在一起而那阳物也依旧紧紧插在小穴内胡天福看了

    看身下示意道:“床上功夫。

    任琦琦此时才反应过来二人身下已然连接着脸上顿时火辣辣忙斥道:

    “还不拔出来!”

    胡天福哦了一声顺势起身阳物从穴内抽动时带出许多淫水把那长裙亵裤

    都浸湿了任琦琦羞愧难当脸上红晕更深她低头不语。

    这采花淫贼胡天福好

    似早已习惯他谄媚一笑对着任小姐说道:“我去弄些吃食来。

    任琦琦看着满脸猥琐一瘸一拐走远的身影心中更觉厌烦只想着内伤早已

    恢複好杀

    了这该死的淫贼!

    “你那……那种功夫谁教你的?”二人吃了些野果后任琦琦红着脸问道。

    胡天福一边吃着手中的野果一边指了指胯下之物毫不在意的说道:“你

    说它呀?!这可大可小可冷可热的本事是我自创的并没人教我!”随后又说:

    “不过我确实得了一老头相救不然江湖上恐怕就少了一个胡大侠咯!~~自次

    死里逃生之后我便悟出了这功夫。

    “那人是谁?”任琦琦忙问。

    胡天福摇了摇头说道:“我答应过他纵使死了也不能说出关于他的事。

    任琦琦将江湖中能想到的武功路数大侠魔头们都想了个遍仍旧毫无头绪

    她不再多想说道:“你送我回天山雪女宫到时候或许我可以免你一死。

    ”她

    嘴上虽是如此说但内心想的却是:定教你生不如死!

    胡天福用衣襟擦了擦手叹道:“天山离此千里有余我这条腿若是好的或

    许可以送你回去哎!现在成了瘸子怕是连天芒城都到不了咯。

    任琦琦思忖片刻又说道:“你可以送我到平凉贾存义府中他数十年前得我

    大哥恩惠自会送我俩回天山。

    胡天福不解的问道:“我俩?!”

    “我体内寒毒怕是还会发作到时你可……”任琦琦红着脸不愿再说。

    胡天福又问道:“银蛇帮不是在附近吗为何不找他们?”

    任琦琦骂了声蠢材随后说道:“现而今银蛇帮的人见了你还容得你说半句

    么?而且那银蛇老人素来对我不满这次若被他知道我身受重伤恐怕他会第一

    个对我出手。

    胡天福叹了叹气心中暗想这些江湖高手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那银蛇

    老人是任宣儿的师傅而这任琦琦是任宣儿姑姑但银蛇老人却又想杀任琦琦!

    複杂!複杂!真是太複杂!他说道:“哎~~我现在成了瘸子只好跟着任大宫

    主去天山了或许在任宫主的庇佑下可以多活几年。

    这一路胡天福原先拄着一根木棍背着任琦琦行走后来觉得实在太慢他

    用树枝藤蔓编了一个藤椅让任琦琦坐在藤椅上自己则连同藤椅一并背在身后

    这倒剩了不少力气只是他那条伤腿走起来一瘸一拐比常人慢上太多走了两

    日才行了二十里。

    又过了五六日二人一路来吵吵闹闹任琦琦因身体不便或洗澡或方便都

    仰仗着胡天福伺候而她一会骂淫贼偷看一会恼淫贼偷摸赌气时便以不再吃

    饭相要挟一副小女儿家的做派。

    而这胡天福一路却十分辛苦他内伤未愈背人行走时跛脚更觉吃痛而背

    上之人更是挑三拣四一言不合就打骂开来他每隔几日还要替这位姑奶奶运功

    疗伤驱寒毒时阳物插入小穴后又不许他动又不许他看直把他憋得难受。

    不过这五六日相处下来胡天福也渐渐习惯而且见她展露十分罕见的笑

    容时他心内更是一软好似将一切辛苦都抛诸脑后一般。

    任琦琦这几日与胡天福相处下来也不似先前那般厌恶只觉得此人古怪倒

    不像江湖中传闻中那样奸邪淫滑、心狠手辣他虽然猥琐好色却不乘人之危

    这几日自己有意刁难他也只是逆来顺受而他瘸着脚追赶麻雀的样子倒有些憨

    傻。

    不过一想到自己侄女所受之苦自己落难至此皆因此人而起心中不免

    愤恨暗暗发誓伤愈之时定要将他挖心掏肺……

    他二人一路朝着平凉双刀贾存义的府上赶去他们却不知这贾府内淫乱不

    堪更有张天罗网等待二人……

    列位看官若问此次贾府之行二人将惹出何事且看下回:乱上乱翁婿换夫人

    错中错天山降杀机!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